FC2ブログ
 血色童话
 人类的技能:擅长欺骗自我/背叛/自私自利/自哀自怨
Copyright © 2018 血色童话, All rights reserved.
Category..|最新の記事未分類А。Reborn同人.OLDБ。殘缺思想.С。賀正.漫.画.D。賀正.人.Ё。雜物堆放.Г。血色童話系列G。Reborn同人.NEW
RSS + ADMIN + HELP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白兰有/云骸]罔
2008/12/07(日)

■■■

他想用手指去碰触,但那个形象却像带着颜色的雾一样散向四处,渺渺茫茫,到处都是晦暗的色彩。
雾一直在向四面弥漫,逐渐地越来越浓,如同冷却的浓汤,让他有一瞬间想要张开口尝尝它的味道的冲动。
他已经无法看见自己的身躯,视网膜如同被杂色的油漆涂了一层又一层,直到他的视神经也开始失灵。
他,突然又陷入了暗。
在这之前,也有那么一次四面漆的场景。
现在,他醒过来了。
映入眼帘的,吊于顶端的白炽灯,被风吹动而摇摇欲坠。除了他的床铺,周围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醒来以后,他发现了这个安静而冷漠的夜晚。
——夜/“罔”之梦
镜子里的他显得如此苍白,甚至连唇都像结了霜一样,眼睛下还有淡淡的色。
六道骸狠狠地将自己的脑袋扎入水中,冰冷和窒息感一下子涌上又消失了。他再次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一张滑落了水滴,具有魅惑感的脸。沉着不知什么思绪的红眼,其中的“六”字显得诡异而冰冷,但这就是他的能力——罪恶的能力。
对镜子里的他扯了扯唇角,拿过一边放着的毛巾肆虐着自己的脸。

总算醒过来了。
总算从名为“罔”的梦里醒过来了。
随手放下毛巾,他在镜子里看到了正常的自己——往日的戏谑神色。

打理完以后,用银箍束起长发,六道骸走出了他的暂居屋。他回望了一眼这个简陋的屋子,想起了当年曜的他们——他们曾在这里居住过一段时间。
现在又回到这里,也只是将这当作短暂的避难所。这里从没给自己留下什么太深刻或十分温馨的回忆。
当他准备迈步离开,瞬间运用幻术,变回了这个身体的本体模样。
毕竟在外还不能暴露自己,这段彭格列的动荡时机正是自己的好时机。
虽然十年后的泽田纲吉已经死亡,但是毕竟是被他看上的猎物,应该会让10年后的自己的“复活”吧。或许他还能趁乱对密鲁菲奥雷的首领下手,只不过这颗“果实”似乎坚硬的很。
这个外形虽然过了十年却还是颇为可爱。“他”之前欺骗“他”的母亲在同学家过夜,就轻松地出了门,“他”的亲人们又怎么会想到这个往常开朗天真的孩子竟然是要去做这么一些事。
现在这个纤细身体正穿着并盛校服。这很有趣,又是一个孩子步入了云雀恭弥所统治的并盛魔窟。不过也给自己带来了很多方便,在这种危险时期这真是一个好的障眼法,不必费心如何联络那只鸟雀。
六道骸虽然思考着却不停止脚步,很快就到了并盛中。
[学长好。] 六道骸假装纯洁地眨眨眼睛,叫住了拐角处的飞机头男子。
[学长能够帮忙吗?] 在飞机头男子眼里他显得纯真而毫无防备, 丝毫没有让人引起怀疑, 反倒是加了好感与喜爱。
[如果你是找委员长的话——]
[嗯,因为昨天遇见一个哥哥要我亲自把东西带给委员长大人。] 说到这里,六道骸在心中嘲讽地笑着,哦呦,亲爱的“大人”?
[可是又不能进去……]他一脸失望的神情,显得可怜而无辜。[可是答应别人的事一定要做到吧……]
[请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委员长。] 果然立即答应了。
[谢谢学长!] 他露出了一个足以让男人晕眩的甜美笑容。
[不用谢……恩,快跟上来。] 六道骸心里暗笑着飞机头男子略有羞涩的脸。

——他们转步走出了并盛中,到了后方的神社。接着又转到了一处宅院,显得十分幽静,甚至在门外都能听见竹管敲打石头以及水落下的声音。
六道骸正无聊地等待着在与另一个门卫交涉的飞机头学长。
其实他根本没等待的必要,虽然他很想“突然消失不见”,不过这样的话“学长”不是很可怜吗?只是,他是带着一种有趣的心情这样想着。
[好了——他会带你进去的。] 虽然看他先前与门卫争论着,现在却露出一个笑容给他看。
六道骸点了点头,眼睛闪闪的。结果飞机头大哥落荒而跑了。
嘁,这年代混的怎么都这么纯洁了。六道骸腹诽道。
门卫人大哥向他瞧了一眼,示意他跟上,眼睛里带着观察与阴狠。六道骸不为所动,微微点头示好便跟了上去。
院子宽敞而静雅。实在想象不出来这是云雀恭弥的家。难道说家是居住者性格的折射吗?怪不得他现在住的屋子这么简陋——嗯……果然暗示着他的性格完美无缺?
[云雀大人——]人男子做了一个敬姿。
[离开吧。] 是让他觉得疏离而熟悉的声音。
[是。] 人深深看了他一眼,依旧带着审视和戒心,然后便转身离开了。六道骸想为他鼓个掌,看来云雀恭弥手下的人还有有用的嘛。虽然他觉得飞机头学长更“可爱”呢。
“唰——”木门被拉开了。气质冷冽的发和服男子正环着手看他。
[我还以为你已经死掉了呢,六道骸。] 云雀恭弥狭长的凤眼里透露着一股讽意。但六道骸分明看出了一些不知名的情绪在他眼中起伏着,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太容易死,就对不起彭格列了啊。] 他笑眯眯的,这个声音让他的心满了一点。却只是一点,他怕那会漏出来,这会很糟糕,比起茫然空虚。他更不喜欢手忙脚乱。
[哦,你说那个死掉的草食动物?] 凤眼眯起来显得更细了, 含着不满的情愫。 [在我面前别提起他。]
[哦?你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坦率了,云雀?]
[呼呼,难道是因为我的“死”?] 六道骸觉得心情突然有点愉快, 像是被放了一勺糖的苦咖啡。
[别在我面前笑,碍眼。] 云雀恭弥往回走进里屋。六道骸当然是跟着进入,神情上却多了一份戏弄。
整洁而干净,不过有很多栗色。但那也没有办法,因为是木头的颜色。
[到底有什么事?] 云雀恭弥坐了下来, 无视了那双闪光的大眼, 直接进入了话题。
[匣子。] 六道骸也不再废话。[借我那个匣子。我绝对让它毫无所失地回到你的家里。]
[你也有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 云雀恭弥是有一些差异, [你拥有的匣子并不差, 何必来问我要?] 你又是怎么知道我有雾之匣的? 这句话他却没有问出口。
[我需要那个特性。密鲁菲奥雷的白兰太强大了,我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够逃离。] 六道骸用单手手背托住了小巧的下颌,一副“我也很无奈”的样子。
[——你,一直在那里?]
[这还不清楚吗?难得有一个休假日啊,boss说可以带薪休假,这等好事我怎么可以错过?] 六道骸看见了云雀恭弥的神色微。
[——喂!] 一个色的东西突然迅速朝六道骸飞了过来, 六道骸一接, 张开手掌看, 是一个色而不起眼的匣子。 […谢谢。]
[不到万一不准用它。] 云雀恭弥狠狠瞪了一眼笑容灿烂的人。
[还有,代价。如果不能亲自送给我,我就平了你家宅子。]
[呼呵呵呵。] 说不高兴那绝对不可能。云雀恭弥你这个别扭又可爱的家伙,可惜自己可没有房子让他平吔。
[快滚吧。] 立刻下了逐客令,却转折了语气。[——小心白兰。]
[我知道。] 六道骸已经走到了门外,扭过头来。
[这个身体很碍眼,下次换一个。] 六道骸听到这句话,愣了一愣,笑开了。
[这个房子也很碍眼也,换成色——唔,紫色也可以。或者再养点凤梨怎么样?]
[滚!] 云雀恭弥骂了一声。这里是温带气候, 养凤梨? 养你还可以试试吧?
结果云雀恭弥听着那几个混账的象声词直到某个祸害离开他的宅院。

■■■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再次陷入了睡梦。
这里是四面封闭的房间,没有丝毫的风能够流动。然而灯却在头顶不挺地摇晃。
诡异的摇动,持续发出“嘎吱”的声音,好像自己的腿骨正在经受磨难。
他被晃地很晕,却无法动弹。思维混乱,大脑乱成一团,全部都无法整齐地处理。
灯光透出一点红色,但是他却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自己眼睛的缘故。光越来越猩红,快要接近血的颜色。
心脏里一切人类该有的东西似乎都被抽空了,只剩下一个装着杂色雾气的气泡。很像得到能力以后,或者说出生以后,他对于人类产生厌恶时一样的状态。心脏的内部都被名为“罔”的迷茫以及仇恨充斥,并且混杂了每一世的束缚。他根本无法辨别这些东西,就像现在头晕地想要呕吐及冰冷地无法思考一样。
由于回忆,他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因为他终于醒过来了,然后看见了一张微笑的冷酷的脸。
——梦/反捕捉后的回忆
世界并没有因此清晰起来,依旧让人觉得茫然。
[呼,呵——]六道骸现在连话也说不清,只能发出沙哑的、断断续续的笑声。
[骸君,早安。] 白兰蹲在他的面前,玩弄着他因为汗水而几乎湿透的长发。
可笑,他完全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夜晚。在这个无法找到任何一丝漏洞的密室里。足够将一个正常人逼地发疯,只不过他是个异类。
计划很可能会失败,虽说只是推测,但自己却没有想象到这种地步。的确是他自己失算了,不过还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这么安静?骸君到底在思考着什么呢?] 虽然无法看见白兰此时的眼瞳, 却能够感受到那种刺人的观察。
[想着逃跑?是在挣扎着吗,还是决定放弃?——当然,比起放弃这种无聊的事情,我更希望你正在计划着如何打败我呢。] 白兰毫不掩饰自己的恶趣味, 甚至连语调都有点上弧。
六道骸在心里暗暗骂着“变态”。他很想开口,但发现喉咙已经干哑地无法出声,因为长时间与正体分离使之极限地接近休克。这让他认识到,自己正依靠着仅剩的能力苟延残喘。
[渴了?] 白兰从后面白色的桌子上拿来了一杯液体, 直到杯子凑过来才发现是那是白色的。
目的白色,不仅是四周,现在连杯子甚至杯子中的液体也是这种色彩了。这让他的神经变得十分紧张,不过又立刻放松下来,只不过是颜色而已——
[我想骸君现在应该没有力气动弹吧?] 明明自己就是罪魁祸首, 却说得好像与自己无关一样。 [让我喂你吧。]
六道骸讨厌这种语气,如同是对待自己的宠物猫一样。虽然他不想接受这种待遇,但也无可奈何。
[咳——咳,哈。] 冰凉的牛奶滑进了喉咙,进入了胃中,好像烧起了一团冷火。久未滋润的口腔于喉咙终于得以润滑,但由于一下子的通畅让他无法接受,白色的液体被呛出喉腔,洒至了皮肤与衣服上。
[嗯……骸君真是太浪费了。] 白兰皱了皱眉,放下了手中还剩一半牛奶的杯子,用指尖擦去流至六道骸颈间的牛奶,然后用舌舔去。[是上等的牛奶,非常香醇哦。]
六道骸心生厌恶,又是这种对待宠物一样的态度。
[那——咳,还真是抱歉啊。] 即使还是暗哑的很, 却已经能够正常说话了。
[……看来骸君很不满呢。] 白兰一点也不生气, 只露出更有兴趣的表情, 让六道骸撇了撇嘴。
[呵呵,这种让人睡得难受得要死的地板,我可不想再睡第二遍了。] 六道骸也不想挑明什么,笑着对白兰抱怨。
[我还以为是牛奶不好喝呢。]
[也许真的是彭格列的产品更好一点?] 白兰看似思考着, 歪了歪脑好像在询问一样。
[是不是骸君想家了呢?]
[家?——]六道骸忽然又想笑了。[你是说那个叫做彭格列的手党吗?]
[咦,难道我猜错了吗?这么说,其实是彭格列的云之守护者的家,还是说是前几世的老家?] 白兰恶意地笑着。他几乎抓住了六道骸所有的弱点, 以此来挑拨戏弄他的“新宠物”。
[——!] 六道骸虽然有一瞬间的震惊与疼痛, 却立即垂下了眼帘。 [怎么说我也应该住在热带不是吗?]
[啊啊,我竟然没有考虑到,真是失算呢。] 白兰很可惜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因为失算还是因为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
[哎,时间不早了。骸君要乖乖在这里等着我回来哦。] 白兰突然起身,居于高处看着他,抚摸了一下他冰冷的脸颊便从某处利用匣子短暂制造的门离开了。
六道骸嗤鼻冷笑,擦了擦脸颊,然后才强迫着已经因极限将至而颤抖不止的手从自己利用幻术维持的暗袋中取出色的匣子与一个劣质的雾之戒。只有这样才能经过白兰的眼底藏到现在,这并不是什么拥有强大力量的东西,却有罕见的能力。
虽然使用它并不需要耗费太大的能量,但是对于现在即将耗尽的自己来说却很困难。
看来他的右眼要废了。那只让人惊叹美丽罪恶的血红眼。
不过六道骸毫不介意,他抬起已经不稳的手戴上骷髅指环,指环与不起眼的色匣子契合了。
他的右手指扎进了眼眶里。
红色的血液顺着指背一直往下流,一丝麻痹性的痛楚传到了脑神经。六道骸又加大了力,狠狠地扎了进去。
带着被染红了的白尾的眼球掉落在血中滚动着,甚至还有诡异的旋转。
然后,在他的视线里停止了。
[看啊,云雀恭弥,这个绽放的色彩——]

■■■

[哼——你现在真难看得可以。] 发男人穿着西服,站在简陋的卧床旁边,发出了轻蔑的声音。
[呿,其实你喜欢得不得了吧?] 白色的眼罩遮去了令人惊恐的空缺。六道骸坐在席地的床上, 蓝发随意散开在白色的衬衫上。
——破旧的窗外,不知名的鸟从天际滑过弧线,以及清脆的嘹亮.

迷茫去哪里了?是我用右手暂时扼杀了它。
仇恨去哪里了?是我用右手暂时埋没了它。
虽然有一些东西无法遗忘,但放弃并不代表失败。
你们还有嬉闹的时间呢,人类。
至少等我享受完这一世的生活,就先在这个污浊的世界安心喘息着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1:24 | G。Reborn同人.NEW|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zeroxya.blog109.fc2.com/tb.php/97-340dfc83
[ CALENDER ]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ENTRIES ]
[俺终于搬家鸟]
[真的是修羅期嗎?!]
[血色童话]血夜番Ⅰ
死亡
[Pieces]

[ ARCHIVES ]
2037年06月[1]
2020年08月[1]
2011年08月[1]
2009年05月[2]
2009年03月[2]
2009年01月[1]
2008年12月[2]
2008年11月[4]
2008年10月[5]
2008年09月[5]
2008年08月[12]
2008年07月[12]
2008年06月[3]
2008年05月[3]
2008年04月[6]
2008年02月[10]
2008年01月[2]
2007年12月[4]
2007年11月[1]
2007年10月[5]
2007年08月[12]

[ PROFILE ]

NAME : ゼロ.ラブ蝶
Petname.
Iro/[零]

Like.
懒觉.趴窝.漫画.动画.小說.游戏.
以及泛生出奇怪的文字.

Dislike.
拖泥带水.自私自利.自我中心的家伙们

Cp.
一切骸受.纲攻.云雀攻.Giotto攻.小正可攻可受.白兰暂且攻.y大叔受.山本受.
KID受.爸爸与博士互受.
[目前]伊万受!祖国总攻!以及无节操发展!

Character.
懒惰.变化多端可能.

[ COMMENTS ]
雅爺[04.06]
阿布[03.21]
Owner[03.15]
阿布[03.14]
桃子[12.12]
零[11.30]
道月[11.22]

[ TRACKBACKS ]

[ LINKS ]
[哥哥雅]苑囿。
[孩子小乙]寂 靜 嶺 無 聲
[爷爷雅人]☠BEDROOM☠
[思]梯子`拖鞋`西瓜大棚
[Tol] {The_North_Pole.}
[阿塔]輪回の翼
[墨]孤独感百分之Zero
[red]塵光流年
[琉珈]假如有天他回來
[阿翅]四月一日君尋之人格爆發度。
[然]花傷敗
[銀]『純紀年。』
[茶]殊 途 同 歸 。
[爪]夢里花
[fish]Alice 的 紅  桃 紙 牌 。
[阿魔]空しき骸の森
[桃子]Elysion·Abyss
[泱泱]草齋
[阿布]044号惡魔
[雅]苑囿会。[鮮網]
[雅]葬我。[鮮網]
家庭教師同好推廣會.
妖精的尾巴中文推廣.
豆腐团
鲜网.
+Crucify Desire+
{7漫。}
晉江原創;网
密魯菲奧雷中心推廣站
輪囬六道[骸總受]
醉生夢死
☆翼の夢★舞の城☆聯盟
[APH國擬人推廣處]托尼的朋友
[APH]國擬人中文推廣聯盟LP
[APH本家大神 ]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APH日丸屋先生作品輪]きたゆめまにあ
[APH法英專用]F*E navi
[APH東亞輪(露中韓日)]台極東
[APH北國輪(露波立愛拉白烏)]Soviet Link

Powered By FC2
Designed By ASIA SEASON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