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血色童话
 人类的技能:擅长欺骗自我/背叛/自私自利/自哀自怨
Copyright © 2018 血色童话, All rights reserved.
Category..|最新の記事未分類А。Reborn同人.OLDБ。殘缺思想.С。賀正.漫.画.D。賀正.人.Ё。雜物堆放.Г。血色童話系列G。Reborn同人.NEW
RSS + ADMIN + HELP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6969]The Flower of Evil[七夕贺]
2008/08/13(水)
The Flower of Evil
 
BirdLady,她们在路上迷失了,又冷又孤独。她们用甜腻而稚嫩的声音试图呼救,大叫help,但是没人能听见。互相呼唤,她们只有彼此。
是的,只有彼此。
I’m only in your mind.
I’m only in your mind, too.
他们不是BirdLady
因为他们不曾向外界呼救,那毫无作用。甚至让他们觉得这很可笑和绝望。

 
 
[呼呼,你觉得我们会怎么样?] 少年扯动了青紫嘴角,立即因为伤而痛地龇牙咧嘴,不过他还是笑起来。或许是怕身边的人担心。
[谁知道呢?或许能够逃到哪里,或许会死吧。] 拥有一样的蓝色发型,一样的五官,甚至有同样的伤,不过他看起来比少年大10岁。他的语气很轻松,一点不像他们处境的艰难,就好像在开玩笑。[但是我们至少做点什么吧?] 他也笑了,像在打坏主意的孩子。
他们躲藏在一个堆放着给马食用的草的储藏室里。少年放软了身子躺在草上,[全身上下都疼地不可思议啊,呼呼呼。] 他挪动了身体,又换了个更舒服的位置。[ 这是一个好主意~]
青年也躺到了他的身边,选了同一个姿势。[我也是浑身痛哦,真糟糕,我不喜欢这种状态。]
[找警察?] 说完,少年就笑地更欢了,但是因为如此他身上疼地更厉害了,于是开始压抑自己笑的冲动。 [我好像提出了一个异常糟糕的主意……]虽然这是每一个平民受到迫害的时候都会想到的对策,可是对于他们好像不怎么管用。
[?就是那个上次看到你就笑得一脸猥琐的大叔?] 青年伸手在少年的脸上轻薄了一阵,又捏了捏。 [他绝对会保你,不过大概他会把你绑在床上好好享用个几年要求偿还的吧?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这是个好主意啊。]
[至少比那群人好,会用润滑膏。] 青年吻了吻虽然一样却显得幼稚的脸,笑起来。
[喂喂亲爱的,好像我受苦你也不能幸免于难的吧?] 少年任由青年的手肆意在脸上。[难道要逃吗?什么地方都不是我们的避难所啊……]
啊,的确如此。
隔壁的阿姨笑起来很温和,但是她会因为一点钱把他们卖给那群人;认识的叔叔是一个酒鬼,他住在那条街的拐角。说不定在他醉的时候会实施暴行恩,因为据说这个人曾经进过监狱。至于罪名,强奸幼童什么的,好像不太记得了;唯一认识的几个人里的最后一个男人,他是个赌鬼,输地精光就会把他们当赌债偿还吧?
[结果我们就认识这么几个人?在这个镇子住了这么久,我们还真失败透顶了~]青年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弧度,带着一股嘲讽,也许对他们自己的交际能力感到失望透顶。
或许真的是他们的原因吗?
[啊啊只有放手一搏了呢。] 青年搂过少年。[不过我总觉得我想的方法太不文雅了难道要用……]
[…不觉得小的比较好吗? 用起来比较轻便,刺进去的时候会轻松点吧?] 青年的身体很温暖,让少年忍不住地缩了缩身体。[其实我有点冷,你的身体很暖和。明明我们是同一个人呀?]
[呼呼,但是我比你大。] 他亲吻少年的头。
[我抗议,这无关年龄。] 虽然这么说,少年还是团着身子。[…结果,我们还是只有彼此。]
[我。] 青年是在呼唤少年。[我不太喜欢这句话里的某个词。应该是我们需要只有彼此。不是吗?]
[我。] 少年的声音已经有点迷糊了,好像醉了一样。
他们睡着了,拥着睡着了。睡脸很平静,什么表情也没有,好像身体上的伤痕都是假的,好像他们是好莱坞的影星,演完了戏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喂,怎么样,那个伤口看起来很痛啊。]
结果满地的血,地上躺了很多人,有他们,也有几个面相狰狞的大叔,有的脑壳被他们用自己的抢打穿了,有血渍和脑浆;有的心脏那里被用小刀穿了孔,不过血已经慢慢止住,只不过就算伤好了也醒不过来了;有的脖子被刀切开了,声带连着颈总动脉都被切开来了,显然是一把更大的刀,先前切开来的时候血很快地喷射出了他的体外,洒到了青年与少年的身上,害他们忍不住大叫脏,好像连眼睛里都进去了,因为右眼难受地厉害。
他们也不太好,好像中了几抢,也被用刀子划伤了,很大的伤口。
[呵,你明明也有同样的伤口吧?] 青年有点艰难地抬手抚摸了一下少年满是血的脸。 [你沾满血的脸就像花一样哦,呼呼呼。] 轻微的笑就有点让他喘不过气。
[你也一样。虽然我想到这种情况,但是我们就是在这种小巷里流血身亡的吗?还真好笑……]少年已经懒得动了,因为四肢疼痛无力,已经不知道哪里有伤哪里没伤了。[肚子好饿……]
[亲爱的,跟我走吧?] 青年朝他笑。
[你是天使还是地狱使者?]
[反正在地狱我说了算吧~]
[地狱和天堂哪个待遇好?]
[当然是地狱了~]
[我跟你走,亲爱的。]
[…我开始考虑要不要带你走了。]
[我就是你。] 少年结果终于忍不住地翻了白眼。
[对,我就是你。] 青年又轻吻了少年。不过,这次是嘴唇。
 
[新闻报道,在戴维街的小巷中,发生命案。有5名帮成员死亡,另有一名单名[]的少年流血死亡,怀疑……]
酒馆的白电视播放着新闻。
一个醉酒鬼满脸通红,摇晃的身体靠着桌子勉强支撑着,盯着电视看了几分钟,不过一副昏昏的样子只像是在发呆。
[喂,你认识那几个人啊?] 有人突然这么问他。
[不认识…]说着,他恍惚地摇了摇头,一摇一摆地走出了酒馆。
男人喝得醉醺醺,倒在路边的椅子上睡着了,太阳很暖和,照在身上很舒服。
天气很好,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8:35 | G。Reborn同人.NEW|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zeroxya.blog109.fc2.com/tb.php/70-1b4e184d
[ CALENDER ]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ENTRIES ]
[俺终于搬家鸟]
[真的是修羅期嗎?!]
[血色童话]血夜番Ⅰ
死亡
[Pieces]

[ ARCHIVES ]
2037年06月[1]
2020年08月[1]
2011年08月[1]
2009年05月[2]
2009年03月[2]
2009年01月[1]
2008年12月[2]
2008年11月[4]
2008年10月[5]
2008年09月[5]
2008年08月[12]
2008年07月[12]
2008年06月[3]
2008年05月[3]
2008年04月[6]
2008年02月[10]
2008年01月[2]
2007年12月[4]
2007年11月[1]
2007年10月[5]
2007年08月[12]

[ PROFILE ]

NAME : ゼロ.ラブ蝶
Petname.
Iro/[零]

Like.
懒觉.趴窝.漫画.动画.小說.游戏.
以及泛生出奇怪的文字.

Dislike.
拖泥带水.自私自利.自我中心的家伙们

Cp.
一切骸受.纲攻.云雀攻.Giotto攻.小正可攻可受.白兰暂且攻.y大叔受.山本受.
KID受.爸爸与博士互受.
[目前]伊万受!祖国总攻!以及无节操发展!

Character.
懒惰.变化多端可能.

[ COMMENTS ]
雅爺[04.06]
阿布[03.21]
Owner[03.15]
阿布[03.14]
桃子[12.12]
零[11.30]
道月[11.22]

[ TRACKBACKS ]

[ LINKS ]
[哥哥雅]苑囿。
[孩子小乙]寂 靜 嶺 無 聲
[爷爷雅人]☠BEDROOM☠
[思]梯子`拖鞋`西瓜大棚
[Tol] {The_North_Pole.}
[阿塔]輪回の翼
[墨]孤独感百分之Zero
[red]塵光流年
[琉珈]假如有天他回來
[阿翅]四月一日君尋之人格爆發度。
[然]花傷敗
[銀]『純紀年。』
[茶]殊 途 同 歸 。
[爪]夢里花
[fish]Alice 的 紅  桃 紙 牌 。
[阿魔]空しき骸の森
[桃子]Elysion·Abyss
[泱泱]草齋
[阿布]044号惡魔
[雅]苑囿会。[鮮網]
[雅]葬我。[鮮網]
家庭教師同好推廣會.
妖精的尾巴中文推廣.
豆腐团
鲜网.
+Crucify Desire+
{7漫。}
晉江原創;网
密魯菲奧雷中心推廣站
輪囬六道[骸總受]
醉生夢死
☆翼の夢★舞の城☆聯盟
[APH國擬人推廣處]托尼的朋友
[APH]國擬人中文推廣聯盟LP
[APH本家大神 ]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APH日丸屋先生作品輪]きたゆめまにあ
[APH法英專用]F*E navi
[APH東亞輪(露中韓日)]台極東
[APH北國輪(露波立愛拉白烏)]Soviet Link

Powered By FC2
Designed By ASIA SEASON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