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童话
 人类的技能:擅长欺骗自我/背叛/自私自利/自哀自怨
Copyright © 2007 血色童话, All rights reserved.
Category..|最新の記事未分類А。Reborn同人.OLDБ。殘缺思想.С。賀正.漫.画.D。賀正.人.Ё。雜物堆放.Г。血色童話系列G。Reborn同人.NEW
RSS + ADMIN + HELP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为什么现在不是春天也会发情?!
2007/10/27(土)
口胡......
捂头.誰来幫我把题目給改了TUT混蛋我的一世英名...

囧据说[其实是真的]我们家以前这里是坟墓哦呵呵很美妙的漫山遍野[滾没有这么夸张]坟墓[难道是乱葬岗?!]...再据说后来別人进行坟墓改造...啥?
;A;坟里的尸体都被砍随然后运到別的地方葬了......
于是出现了现在的一个公园..........
为什么我家就住在这里.......

抱头
嗷嗷嗷嗷別告诉我昨天那声音是什么[滾]


那么昨天那个夜深人静的时候...
不经X的电脑S孩子正对这外面的窗口...好吧也就是說我正对窗口囧/窗帘没有全部拉起来...还有一缝...

半夜12點的时候...
本人正坐在电脑前发呆...
然后窗外[很近]就传来像孩子一样的叫声...开始以为是猫[公园那里有猫|||]后来還听见像人走路的声音...声音持续了很久囧
口胡別告诉我当时还有人在那里进出!

||||虽然說我其实不怎么相信这种东西似乎...
但是是誰坐那里都很惊!

于是我狠瞪那窗帘缝......只是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虽然声音还是不断.......
因为旁边过去點还有窗户囧而且没有关[喂喂到底是誰这么沒良心没有关啊]

然后我就僵在电脑前面了...竟然|||||
最后还是终于忍不住往房间走...继续僵...喂为什么这个时候声音就变成了很正常的猫叫啊!喂喂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是猫在发情麼......我想现在還不是春天吧[滾拉你]


TUT这个发情夜晚的惊恐事件?![去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3:47 | Б。殘缺思想.|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解剖也有美学=v=
2007/10/21(日)
终于从同学那边找来了关于解剖的视频哦也!TUT终于能看了!

虽然看的时候很惊险.担心吵醒父母囧.啊所以只好把音像开地很轻很轻.基本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开始看不久就开始感叹:啊啊这人太糟糕了囧!好没有品位!这女的真夠长的难看了...TvT[其实决心以后如果做医生要解剖绝对要挑好看的解剖

囧rz还是个大叔...啊不...是老头子...皮好皱!好傷眼TUT妈妈我的眼睛被污染了啊!

...那女的拚命挣扎還发出很恶心的叫声...囧其实我想反正你都那么难看了死了也没有关系吧![你滾]然后那个大叔就开始...抚摸大腿![TUT大叔你真的没品啊啊!]
然后用很粗的针筒注射液体囧...哎呀.想想就很痛了!大叔你很没经验拉!

不过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牌的镇静剂||||那女的变的好安静...啊啊其实这个是镇静剂+催情剂吧?!开始变的好...恩...女的被切就变的很...似乎很有快感啊![滾]

实在被这个东西的效果吓到了;A;誰能透露一下哪里有的贩卖拉.捂脸.


接着那个大叔用手术刀[似乎]切那个女的手也=3=...好粗暴!太不文雅了...肢解也有艺术拉[泪奔]切到差不多就直接用手来掰了=v=

哦呀,有肉有染的红红的骨头血濺的到处都是Orz可惜音像很轻啥也听不到...TUT好遗憾[小姐你是故意的麼

女的那个样子看的我毛骨悚然...实在太恶心了=v=不符合我的美型观念标准!我要投诉讲义換一个人ˇДˇ

啊大叔切完手臂准备切腿了...阿勒|||那个是锯子麼锯子麼||||
意外的是影像竟然可以听到用锯子锯的声音也!好奇异!

看这么粗暴的切法好痛苦TUT我要赤尸示范拉!

...似乎是切完腿了=v=接下来就是腹部...囧

那血琳琳的肠子也!就被大叔用手取出来了....那个女的還不停吐血...
啊啊这个镇静剂太强悍了!镇静剂同学原来你是强攻拉![滾]

捂头...总之那女的吐血的样子也很糟糕...难道没有人能来教授一下要怎么吐血才最优美的麼![要不小姐你去好了

似乎切了头那个大叔就把那个头那起来還很沉醉地蹭起来...TUT天...誰能把人給我換一換...啊啊真的好冷||||

最后是挖眼珠...
大叔要戴手套啊手套依照你这种挖法很糟糕会感染的拉!
技术啊技术TUT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去学解剖学![小姐你不要妄想拉你



总之

很想說:解剖也有美学啊[泪奔]我要看美丽的解剖,美丽的TUT!



ps.孩子啊我不应该跟你讲这个解剖妈妈我錯了
OTL
跪倒.妈妈给你谢罪.


12:36 | Б。殘缺思想.|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阿雅的卷子=3333=
2007/10/20(土)
遠目;A;
老公仔傳的東西要認真答呦XD[踩

================================


#名字。
零/戀/小愛[囧好俗套


#名字的由來。
沼澤中爬出來的某零>零[這和由來沒啥關係吧!
戀...[大概是一念之中
小愛...[這是他人稱呼我取自LOVE



#現在的名字是第幾代的?
第3代.....=v=


#網站名字(BLOG也可以)。
異想的空.


#網站(BLOG)名字的由來。
...異想就是...奇怪的思想...吧?[滾
空=3=就是天空嘛>指


#網站(BLOG)已經成立多久了?
遠目...大概2個月不到...先前懶得管了都= =


#第一個認識的網友是?
囧誰還記得啊Orz


#現在有多少網友?
=v=...大概10個左右吧[喂.同學,有兩個不確定詞啊

#不是網友也有(在網路上)交流的人?
恩.


#自己認為最好的網友是?
老公仔...孩子..沙子..企鵝同學..雙T同學=v=...其他啊一時間不記得...= =



#有互相連結嗎?
有幾個沒拉;V;

#互相連結和單向連結,哪一邊比較多?
互相!

#順便一提,和傳這個問卷給你的人有互相連結嗎?
...有拉.捂臉

#請傳給1至10個人。
我很乖的填了囧!

我要傳給孩子!zhusama.孩子!


02:27 | Ё。雜物堆放.|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雲骸+綱骸]No. zero sickbed
2007/10/20(土)



陽光明媚,越過樹杈,落入敞開的窗,散落在淺色的藍白條相間的襯衣上,很暖,很舒服.
[吶.這種天氣果然很適合出去和別人郊遊吧?]

獨自地笑著.[雖然只有我一個人.那麼還是我一個人出去吧?]到底有什麼人可以問的呢.

[但是為什麼犬和柿不在呢?還有可愛的髑髏也不見了很多天.這麼多天他們都在做什麼呢.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在這裏呢?]

風吹過,捋起散亂的長髮嵌入耳根後.輕揚了很高很高的簾子.很白,一切都這麼白.仿佛,從來就模糊了存在.



一個翻身越過高高的牆,輕鬆地撣了撣手中的塵灰.

[呀.還是這麼容易.]很總結性的話語.

[六道骸你——給我滾回來——]
[恩,怎麼好像有人在叫我?]走了幾步,停住腳步,滿臉迷茫地轉過頭.稍時,悄悄地在唇角斜起弧度.仰頭看了看粹然純藍的空.只是回過身.繼續往遠處走.[大概…聽錯了吧.]

毫無目標的,就像迷路的孩子,蕩悠在一片小小的森林中,即使腳步很輕慢很散碎.卻即將在踏著下一步的時候忘記了上一步的自己做了什麼.

自己,又是什麼時候開始如此地健忘了呢?

急刹車一樣怔怔地停下.
以前,自己又是做什麼的,又有什麼職業呢.自己的眼睛為何又會是這種奇異的雙色呢.

他始終無法理解,使勁地想,卻茫然一片.
可能,他是從來沒有存在過的人吧?

[哪里…這裏是哪里呢?]以前從來沒有來過這裏,這個熱鬧的城鎮上.
腳步,是如何在自己無意識的時候不知不覺來到這裏的,令他實在費解的很.



穿越在嘈雜的人聲之中,感覺自身在這之中孑然的格格不入.

純白藍條格的衣衫,在斑斕華麗的潮流中就仿佛如獨立於雞群的白色的鳥鶴.如此顯眼,蒼白.

沐浴在一雙雙眼睛奇異,驚豔和帶有階級歧視一般的目光下,卻木然地行走.
吶,是被當成了出賣身體的人了嗎?自己又何必在乎,反正誰也不認識我吧?

刹那的雨滴刺刺地落在眼角上,有一點疼.伸手抹去淚一般晶瑩的水珠.
雨.大了.


我獨立於磅礴的雨中,蒼茫的不知所措.我應該像他們一樣跑去躲雨,還是應該站在這裏直到雨停呢?

雨聲掉落在耳畔,擾亂了思維的運轉.衣服已經濕透了,緊緊貼在皮膚上,皺皺眉.很難受.

彭格列和小鳥在做什麼呢?
驚愕於自己的疑問,”彭格列”和“小鳥”是誰?吶,仍然不明白呢.或許遺忘才是好事吧.

心有點痛,就像裂開的傷口被浸在鹽水裏一樣.然而自己安慰自己,遺忘了的東西應該是不重要的.

視線中什麼時候有一個和我一樣站立在雨中的人了呢.然而最大的區別是他撐著褐色的傘,靠在路口的路牌上.
是一個孩子.很獨特的是他的表情氣質.
因此我轉過臉盯了他一會,由於抬起頭,雨水便毫不猶豫地滴在眼珠上,無法免除的澀疼.

抹了抹淋了水貼在臉頰上的長髮,走上去搭訕.在這除了我和那個孩子沒有任何人的,洗刷了繁華的街道上.

[嗨.怎麼不去避雨呢?]
聽不見他的回答,冷漠地斜了我一眼,又轉頭.

唉唉.真夠無情的.
[為什麼一個人在雨中呢?是在等人?]
而我饒有興趣地繼續問.看到他猛一震的身體.我知道我說中了.

[恩……]
他用不似孩子的聲音回答我.

[吶.你媽媽呢?]
掃了掃睫毛上不斷積壓的水,倚在同一個路牌上.惡質的本性,讓語氣帶著戲弄.

[……骸?是六道骸麼?!]
身後突然傳來逐漸轉變為驚異的聲音.

[唉?]
遲疑了一下,直起腰轉過身.過程中我看見那孩子原本開口說話的嘴閉上,卻睜大了眼.

[竟然真的是你!混蛋這2年去哪里了啊?害首領這麼傷心!]——[首領你快出來!是骸!]
一個身著色西服撐著色傘的人,有著和那個孩子一樣的銀色的短髮的人,只不過更為成熟的臉.

他說著令我莫明其妙的話,然後轉頭對不遠處的色轎車叫喊.
然後我看見從車裏出來一個人,慢慢地撐起色地傘.當傘逐步被放高後,我看見他的相貌.那一刻,似乎脈搏被冰凍了,心臟停止跳動.

[獄寺,怎麼幾年了還是這麼不沉穩.你剛才說什麼?]
我能確認這個堅毅的眼,必定經歷過不少的磨難.褐色的短髮,著著更為氣勢的色風衣.

[首領——]
另一個銀色法的男人正準備解釋.”

[骸?是骸?!]
看著他詫異地看著我,手中的傘怔怔地掉落在水中,濺起了水花.水霧立刻散磨了他的身影.

我只是微笑地斜著頭,這個人,肯定和我有著很深地關係吧.我想.但是我絲毫不記得罷了.
[抱歉.我並不記得你是誰.]

[喂——你這人怎麼可以——]
那個銀髮男人帶著怒氣.

[你們先走吧.]
打斷了他的話,突然用命令的口氣.

看著銀髮的一大一小兩個人如此相似的背影進入了轎車,直到車駛地很遠,漸逝在雨中.
只剩下,兩個在雨中對面的人.

[吶.你……]欲開口.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認識我.]他低頭苦笑,很澀.[我…叫澤田綱吉.]

[彭格列?]皺著眉,脫口而出,意外的相合.
我看到了和那個男孩相似地睜大眼睛卻是滿滿的震驚和說不明的情欲.

[我只是認為這個詞很合你的名字而已.]用比先前更加惡劣的笑容回應他的反映,明顯的是他垂落的眼簾,看不見蘊含在眸中的思想.

咦?雨停了?伸手在空中晃一晃,只有雲角裸露出的金光落在手上.還有清脆的鳥叫聲停留在雨後寂靜的街道兩旁的樹梢上.

[骸?一起…去聊聊吧?]他不確定地叫著我的名字.
[六道骸.沒有變過的名字吧.]微笑.只不過沒有了記憶而已.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君の大好きな *天使が抱いた
この旋律 まどわくの畫布
大空へと ねえ…その風景畫
響け口風琴 綺麗かしら?

其れは(C’est)—— 綺麗な音…
風が運んだ… 唄うモニカ
淡い花卉… 鳥の囀り…
春の追想… 針は進んだ ……]


輕輕哼唱著,寧靜的聲音.
閉上雙眼,躺在被風吹徐的草地上,青色地因風發出西西簌簌的聲音.

那個叫澤田綱吉的男人屈膝做在身邊.
[骸…以前是我的愛人.]溫柔地對我笑.

[那麼…澤田,我又怎麼會在這裏呢?]
歌聲戛然停止,眯著眼.是的,我不過是故意這樣說的.

[叫我彭格烈吧……]
他沉默了,露出的神色讓我第一次覺得自己說錯了話.我斜著嘴角,瞇眼笑不似笑.

[吶.你有什麼話能說嗎?]毫不留情地用語言諷刺他.
忽然無法明白自己為什麼變得如此惡毒.

[我想他說不出什麼吧?]打破了一片寂靜.
[吶,恭彌你找到我了呀.]呵呵地笑.

[別給我老是鬧彆扭.]雲雀恭彌不爽地扯起坐在地上的我.
[恭彌的手勁還是這麼大呢.]

[雲雀學長……]
澤田綱吉輕叫出聲.略微的尷尬.

[哼.我不記得我們有什麼關係.幷且六道骸也和你沒有任何關係吧?]
我只是靜靜地看著澤田綱吉伸去打招呼的手停留在半空中, 然後被雲雀恭彌冷冷地拖離了這裏.在遠處,還是能看見駐留在那裏模糊的剪影.

我始終沒有插入他們之間.

這又關我什麼事了嗎?

我早已不記得以前的我是怎樣的.

以前的事情我一點也不記得了.

身軀剩下的只有空殼.那麼我又何必還要執著著,念念地不願意放手.

吶.我不過是一個在一群精神上患有疾病的人所居住的地方的零號病床的病人.

雲雀恭彌是我的主治醫生.
然而,其他的我什麼也不清楚.

我不過是個被遺忘了,甚至遺忘了自己的人.

還有,我一直忘了說呢.
我患的是精神分裂症.當然只是恭彌這麼說.我也無法確認真實性.
而我現在,
哼著小曲,正在拿著剪刀撕扯著一隻泰迪熊,愉快地剪著它的手臂,看著棉花蹦亂在每個縫中,塞滿了無眶的眼珠.心滿意足地微笑.


FIN
[2780]

01:50 | А。Reborn同人.OLD|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綱All] Imprint (賀27HD.雜短.慎)
2007/10/20(土)
1.纲云.

伤痕




“我可不想看到草食动物群聚.”听到门被打开时候发出难听的“嘎吱”,云雀恭弥移了移平卧在沙发上的脚,皱了下眉.却没有起身去看——因为这个时候是不会有自己的人进来的.
“那个……我只是一个人.”泽田纲吉迟疑了一下,关上手上的门.
“草食动物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转身朝向沙发靠背,将头埋进柔软的皮制品内.
“现在還痛?”就好像习惯了一般,没有理会云雀恭弥的話.走过去斜坐在云雀恭弥的身旁.
“哼.你以为我会因为这么浅的伤痕而痛麼.”闷声.
“肯定很疼…...是吗?”俯身将身体轻轻附上,手搂住他的肩膀.
身下的头颅轻微一晃动.沉默.“……”
泽田纲吉亲吻他的手臂.“这样会不会停止疼痛了呢?”
更久.只是沉默.




2.纲骸

口红印




“啊啊,迟到了呢.”狼狈地整理衣服,冲进会议室.
“骸——你总是最晚来的.”坐在顶席上的人停止了手上整理文件的东西.低嘆一口气.
“六道骸你是不把彭格烈的会议当一回事吧!混蛋!你——“狱寺隼人狠狠拍了一下桌面,猛站起来,欲准备冲过去.
“隼人,算了吧.”山本武对于他对六道骸偶.尔.未改的憎恶很无奈.伸手将他压回原位.
“好了好了.那么,我们现在散会.等一会骸和我一起去领资料.”泽田纲吉站起来,微笑着說.
“那是什么?红色的那个.”正当狱寺隼人一脸不满地与六道骸擦身而过时候,盯着六道骸的颈上說.
六道骸別过头,捂住那里.旁人看去似乎在害羞.
“啊!这个难道是口红印?你——”
“呵呵.怎么可能呢.”拎了拎衣领.”我怎么敢在彭格烈面前做这么明显呢?”
“骸,等等到我房间来.我想,有一些事情要商量.”静静站在一旁的泽田纲吉,突然笑着开口.
“拉,好期待是什么事情呢.”语气轻佻,转身走出会议室.
而泽田纲吉也紧接着出去.
“……”
“奸情!绝对有奸情!首领你怎么可以——“



3.纲R

记忆



“笨纲.你又写错了.”Reborn面无表情地用枪抵着泽田纲吉的太阳穴.
“我說……Reborn呢.你怎么总是改不了这种威胁人的习惯?”泽田纲吉抚着额头.
“恩哼.批改文件的时候不要发呆.”Reborn收回枪,走到一边的软椅上坐下来.
“还是和以前一样呢……”斜着头瞧着Reborn的样子.
“好痛!”捂着头,垂头呻吟着.“这是什么?”拾起刚刚打中自己的东西.
“这个……难道是玩具枪?”泽田纲吉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然后转过头去.
“喂.笨纲你那肩膀一耸一耸,难道要我亲自送你去医院?”
“那…恩…这个到底是什么?”用手背掩了掩嘴角.
“以前被某个不成器的家伙改造而被忘了改回来的东西.”
“……就是记忆中,那时候啊……”继续陷入深思.”那时候…Reborn也是这样呢.不饶人呢……”不禁微笑.
“傻笑什么?蠢纲快寫.还有那么一堆呢.今天完成不了就不用睡了.”指了指那堆成山的文件.
“……”冷汗.低头继续快速地动笔.


4.纲G

声音




“明明就有一副差不多的樣貌呢.總覺得有时候连自己都分不清你我.”
Giotto嘲讽似地笑.
“呵.那你是怎么将我们分的呢.”泽田纲吉嗤笑着.
“声音.”Giotto耸耸肩膀.“虽然我们的声音也很相似.”
愣了一愣.“声音麼…”忍不住绽开笑容.“我很喜欢Giotto的声音.”
“泽田纲吉你是间接夸你自己?” Giotto皱了一下眼眉.
从身后搂住与自己差不多高的Giotto. “呐…Giotto的声音其实很特别.比我的声音深沉.很美.”
“其实你也是这样分的吧.”Giotto走开到一边.“连这都一样.”
“无可救药地相同了.”相视笑.




FIN


啊啊口胡果然穿越年下功才是致上的选择麼……捶
纲R是我寫的最快乐最痛苦的了囧rz…纠结了||||||
||||人物性格已扭曲(纲G扭式严重…….
TAT骸同学你才是纲总攻的重点啊其实![踩死这个人






01:43 | С。賀正.漫.画.|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CALENDER ]
09 « 200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ENTRIES ]
[俺终于搬家鸟]
[真的是修羅期嗎?!]
[血色童话]血夜番Ⅰ
死亡
[Pieces]

[ ARCHIVES ]
2037年06月[1]
2020年08月[1]
2011年08月[1]
2009年05月[2]
2009年03月[2]
2009年01月[1]
2008年12月[2]
2008年11月[4]
2008年10月[5]
2008年09月[5]
2008年08月[12]
2008年07月[12]
2008年06月[3]
2008年05月[3]
2008年04月[6]
2008年02月[10]
2008年01月[2]
2007年12月[4]
2007年11月[1]
2007年10月[5]
2007年08月[12]

[ PROFILE ]

NAME : ゼロ.ラブ蝶
Petname.
Iro/[零]

Like.
懒觉.趴窝.漫画.动画.小說.游戏.
以及泛生出奇怪的文字.

Dislike.
拖泥带水.自私自利.自我中心的家伙们

Cp.
一切骸受.纲攻.云雀攻.Giotto攻.小正可攻可受.白兰暂且攻.y大叔受.山本受.
KID受.爸爸与博士互受.
[目前]伊万受!祖国总攻!以及无节操发展!

Character.
懒惰.变化多端可能.

[ COMMENTS ]
雅爺[04.06]
阿布[03.21]
Owner[03.15]
阿布[03.14]
桃子[12.12]
零[11.30]
道月[11.22]

[ TRACKBACKS ]

[ LINKS ]
[哥哥雅]苑囿。
[孩子小乙]寂 靜 嶺 無 聲
[爷爷雅人]☠BEDROOM☠
[思]梯子`拖鞋`西瓜大棚
[Tol] {The_North_Pole.}
[阿塔]輪回の翼
[墨]孤独感百分之Zero
[red]塵光流年
[琉珈]假如有天他回來
[阿翅]四月一日君尋之人格爆發度。
[然]花傷敗
[銀]『純紀年。』
[茶]殊 途 同 歸 。
[爪]夢里花
[fish]Alice 的 紅  桃 紙 牌 。
[阿魔]空しき骸の森
[桃子]Elysion·Abyss
[泱泱]草齋
[阿布]044号惡魔
[雅]苑囿会。[鮮網]
[雅]葬我。[鮮網]
家庭教師同好推廣會.
妖精的尾巴中文推廣.
豆腐团
鲜网.
+Crucify Desire+
{7漫。}
晉江原創;网
密魯菲奧雷中心推廣站
輪囬六道[骸總受]
醉生夢死
☆翼の夢★舞の城☆聯盟
[APH國擬人推廣處]托尼的朋友
[APH]國擬人中文推廣聯盟LP
[APH本家大神 ]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APH日丸屋先生作品輪]きたゆめまにあ
[APH法英專用]F*E navi
[APH東亞輪(露中韓日)]台極東
[APH北國輪(露波立愛拉白烏)]Soviet Link

Powered By FC2
Designed By ASIA SEASON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