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童话
 人类的技能:擅长欺骗自我/背叛/自私自利/自哀自怨
Copyright © 2007 血色童话, All rights reserved.
Category..|最新の記事未分類А。Reborn同人.OLDБ。殘缺思想.С。賀正.漫.画.D。賀正.人.Ё。雜物堆放.Г。血色童話系列G。Reborn同人.NEW
RSS + ADMIN + HELP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糟糕.世界被冷凍起來
2007/08/24(金)
爲什麽呢.
爲什麽覺得這麽空虛
就好像被人扔進了冰箱裏面.零攝氏度以下.血液都被凍結.心臟停止跳動如此空虛.大腦被遏制了活動.
好像心情都被偷走了一樣.
是誰呢.是誰呢,爲什麽要偷走我的心情.
我現在的心啊,就像被掏空了一樣.像一個空空的玻璃杯.甚至連空氣都不存在.
好像呼吸的不是空氣.似乎是不知名的氣體.苦笑.
沒有一絲熱情.
沒有體溫.
講話就像機器人一樣.沒有感情.

到底是誰.
爲什麽要偷走它.偷走我我的靈魂.
爲什麽要讓我嘗試這種空有軀體的感覺.
還回來.快點還回來.
我離不開它.

我好想哭我好想傷心.但是泪腺性能正在下降,正在反抗我.
音樂在耳朵里流淌.那麽悲傷的聲音.
爲什麽不能讓我哭.


"
雅·零我爱你 23:23:52
……
零. 23:23:59
真的不是老公仔沒有哦
雅·零我爱你 23:24:07
说上几万句我爱你,老婆仔还是不能哭啊
零. 23:24:54
......
零. 23:25:02
不是不是
雅·零我爱你 23:25:10
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没有用啊
雅·零我爱你 23:25:20
自己爱的人难受,不能让她好好的发泄
零. 23:26:17
...其實覺得現在啊就算掉了眼泪明知是很難受的爲什麽心裏就是很空好像很虛無一樣
雅·零我爱你 23:26:34
老婆呐
雅·零我爱你 23:26:43
你还是现在去睡觉吧
零. 23:26:46
?
雅·零我爱你 23:26:46

零. 23:26:50
,,,,,,
雅·零我爱你 23:26:53
这种时候
零. 23:26:59
睡不着啊.....
零. 23:27:02
苦笑
雅·零我爱你 23:27:06
我不知道要做什么呀
雅·零我爱你 23:27:14
只能这样……
零. 23:27:24
我也不知道要做什麽....
雅·零我爱你 23:27:45
对不起
雅·零我爱你 23:27:52
看到你这样我真的好难受好难受
零. 23:28:00
不要說對不起...
雅·零我爱你 23:28:08
……
雅·零我爱你 23:28:12
那我说我爱你吧
雅·零我爱你 23:28:14
我爱你
零. 23:29:15
我也是...但是現在真的好空好空好空如果你能用我愛你把我填滿就好了
雅·零我爱你 23:29:34
我也好想好想把你填满呀
雅·零我爱你 23:29:40
填得满满满满的
零. 23:31:11
嗯.TvT
雅·零我爱你 23:32:08
……
雅·零我爱你 23:32:13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
雅·零我爱你 23:32:16
想对你说对不起
零. 23:32:45
不要說對不起真的不要說
雅·零我爱你 23:32:54
好,我不说我不说
雅·零我爱你 23:32:58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零. 23:34:17
我也愛你愛你...
雅·零我爱你 23:38:34

雅·零我爱你 23:39:26
我不知道我要说什么了TAT
零. 23:39:33

雅·零我爱你 23:39:35
老婆仔搞不好你还没哭我就已经哭了
零. 23:39:58
你不要哭哦不要哭
雅·零我爱你 23:40:08
老婆你哭不出来我代替你哭啊……
零. 23:40:21
不要不要
零. 23:40:25
我寧願我哭
零. 23:40:32
也不要你哭
雅·零我爱你 23:40:49
可是老婆你哭不出来,难受,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所以才会更难受
雅·零我爱你 23:41:00
就好像你现在的心情都过来我这里一样
雅·零我爱你 23:41:07
感受着和你一样的东西
零. 23:42:00
我現在突然什麽也說不出來
零. 23:42:03
TVT
雅·零我爱你 23:42:04
……
零. 23:42:08
對不起...
零. 23:42:14
讓你也難過
雅·零我爱你 23:42:12
老婆别说对不起
雅·零我爱你 23:42:27
你难过,我会难过,是因为我爱着你,所以我感受得到
零. 23:43:13
總決的.想哭了.但是泪水根本一點點都不肯施捨給我
雅·零我爱你 23:43:14
所以我一直一直苦恼着,要做什么事,才能让你稍微的打起精神
雅·零我爱你 23:43:26
我不想看着老婆那么的辛苦
雅·零我爱你 23:44:52
我愿意难受的是我,哭不出来的是我
零. 23:45:13
老公仔呀
雅·零我爱你 23:45:16
……嗯?
零. 23:46:05
雖然我總是說痛苦悲傷要一起分擔.但是啊我啊不希望啊你因此難受
雅·零我爱你 23:46:27
我怎么可能不难受呢
雅·零我爱你 23:46:34
你是我最爱的人,最亲密的人啊
雅·零我爱你 23:46:40
就算你不说
雅·零我爱你 23:46:43
我也感觉得出来
雅·零我爱你 23:48:18
你知道我爱你
零. 23:48:33
我知道
零. 23:48:41
我知道
雅·零我爱你 23:49:02
所以所以
雅·零我爱你 23:49:14
不要因为我也会难受所以选择忍耐
雅·零我爱你 23:49:25
我愿意让你把一切的一切发泄在我的身上
雅·零我爱你 23:49:38
纵使会遍体鳞伤我也愿意
雅·零我爱你 23:49:52
就是不愿意看着你难受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坐在这里空说废话
零. 23:50:24
只是.只是廢話.我也很高興.
雅·零我爱你 23:52:50
我看着你msn的名字
雅·零我爱你 23:52:56
只能这样回应你
雅·零我爱你 23:52:57
我用我的吻让你的表情不再冷漠不再僵硬,我要把冰箱的电源关掉,我要用我的血我的身体我的爱替你解冻……所以所以,我的爱,请记得我陪着你,一直一直都陪着你。
零. 23:53:43
有你在有你在足够了.
雅·零我爱你 23:53:54
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够不够
雅·零我爱你 23:54:10
你不开心,我永远都觉得自己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没用的
雅·零我爱你 23:54:43
我不要你多想,我不要,你只要想着我就好…"


老公仔你知道嗎
在這個空虛的日子里有你的陪伴我是多麽高興.
但是我的心被偷走了.我麵無錶情.
但是大腦中,大腦中.
還有你.
血液中.骨髓中.肉中.
還有你.
有你我足够.真的足够
我覺得我的視綫啊.我眼前的東西放大了一樣.
眼裏只有電腦中的字.只有你的字.只有你.

是誰偷走了我的心臟.
是誰把我關進冰箱中.我啊.我啊.
誰這麽殘酷.
殘酷地連我地眼泪都偷食光.
還給我還給我.

但是即使如此了.
有你陪在我身邊.
我空虛了.
也能安心.
真地.真地.

我好想落泪.......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1:00 | Б。殘缺思想.|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2769綱骸]十月℃秋未了―墜落(給雅)
2007/08/23(木)

===============================================================

風微蕭瑟,細碎的紫色花瓣在末秋凋零,殘敗,脆弱地欲墜,顫抖著展放最後的一刻.夜的蝶輕巧地停留在柔弱地花上,很靜地不被任何人打擾.形成再美不過地畫面.

他用纖長的手指尖端捏上帶有粉沫的翅膀,看著色的蝴蝶在手尖掙扎,莫明其妙地笑了.

刹那,蝶似乎即將被擰去翅膀,他放開了手,看著驚恐地飛遠的蝴蝶,不止地笑.



六道骸擰動古質的音樂盒的銀色匙紐,被帶動了的機關機械的聲音,一擰一擰,寧靜而清脆的音樂在古老的木盒子裏,從細小零碎然後逐漸擴展,渲染了白色的指尖.

澤田綱吉從背後握住他皙白的右手踝,親吻他頸間細膩的皮膚,吻膚之間是滿滿的暖意.

[彭格列.]六道骸轉過臉頰,順帶了掃動的長髮,看著在他的頸項低頭的人.

[骸每次都叫我彭格列,都不肯叫我綱吉.]澤田綱吉略帶不滿地嘀咕著.

[因為我覺得叫”彭格列”比較親切呀.]明顯聽見了澤田綱吉的話.六道骸笑著說.

[骸也從來不肯說你愛我.]用成熟的面孔說著小孩子賭氣一樣的話.澤田綱吉用牙齒在細嫩的膚劃過血色.

[到那個時候吧——]隨即的話被埋沒在他們含著菊色花香的口中.

秋的晚風卷起一絲涼氣,惹動了夜色下彌漫了輕靈的樂的霜白叢間.

六道骸斜眼一角,望見這個季節盈滿的月,如水光色,和獨有的涼意.




綿綿的秋雨,恍然若針.暗紅的楓葉被紮穿,根莖被刺透,摔落在稀釋的泥土上,層層堆起.

通往遠處的路,被漆刷地很很暗.

清脆地腳步在空蕩的廊間饗起,窗外的雨聲卻與之相輝映.

六道骸微探頭看,他知道是澤田綱吉回來了.

他平靜地看著,巴吉爾紅霞的臉,迎上澤田綱吉,親吻曾經和他親吻的唇.之後他們擁吻著消失在漆的門後.用木斷絕了原本相交的空氣.

六道骸托頜低頭,唇角的皺紋更濃烈.

[吶,彭格列你不是希望我叫你綱吉,說愛你嗎?我實現你的願望哦.]




雨後,意外的清涼,陽光閃耀在水露中.背後是深深的影.

[彭格列呢,陪我出去吧.]六道骸依在軟軟的沙發上.

[嗯,好阿.骸要去哪里?]澤田綱吉從樓上走下來.

[跟我來呦.]神秘笑著眨了眨眼,牽扯著澤田綱吉的手向門外的小路走.蝴蝶在色的從間經過.

[這些菊花竟然還開著.]澤田綱吉和六道骸站在盛滿了糾纏了紫色菊花的岸邊.水波蕩漾著清冷的光訴送著離別.

[很美吧.]六道骸微笑.猶如有毒的蘑那樣色彩艶麗,卻也令人永生難忘.[如果永遠都停留在這一瞬間多好呢.]

[是阿,如果停留在這一瞬間多好.]澤田綱吉呢喃.如果停留在這個季節,金色的秋季.

[我…一直希望如此.]很輕很輕,是六道骸的聲音.他走進澤田綱吉吻他,澤田綱吉回吻.

[所以,要一直停留在這個時候哦.]當他們鬆開,六道骸在澤田綱吉的耳畔平靜地笑著,手上地動作卻是乾淨俐落.

他猛然將澤田綱吉壓進了水中,澤田綱吉感到水的衝擊在臉上留下的刺痛,呼吸緊窒.水湧進了口腔,耳朵和鼻孔.仿佛無孔不入,無縫不鑽.他的耳幾乎能聽見水泡在水浪上瘋狂地粉碎,雙眼模糊只知道急驟加深的藍.他揮動四肢,只是徒勞.他覺得這一刻思想已經不受控制,如空氣一樣在不斷流失.[骸——]意識已盡.

[我好愛好愛你,綱吉.真的好愛好愛.]就如平常的枕邊語一樣柔和.

澤田綱吉沒有看見六道骸始終如一的那溫柔的笑容,甚至直到最後一刻.

癱軟的身體,在六道骸的手下,像水一樣要從手中流走一般.

六道骸送開了手,看著澤田綱吉從水中飄浮上來,平靜地躺在水面,表情如此安靜.青色的波紋在來回蕩漾.

六道骸抱著澤田綱吉走上岸.水在他們的衣角不斷下湧,不停一刻.

涼涼的西北風潮如湧似地,一波一波.急劇地加速水的蒸發,和寒冷的來襲.

[綱吉,你冷嗎?]低頭問著澤田綱吉,手中抱地更緊.

然後,六道骸抬起頭.他看見.

紫色的菊花,殘烈的色彩,枯黃,散碎,墜落.最後一片花瓣,在空中下墜的過程,也同樣在變化.落下的刹那化灰.

色的蝴蝶,在灰色之間,被扯斷的翅膀,撕裂的軀體.

[停住了呢,時間.]

抱著澤田綱吉的六道骸,深藍的發歡笑.

FIN


<1550字>

================================================



12:49 | А。Reborn同人.OLD|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2769綱骸]像愛你一樣愛你(給雅,紀念相識1月)
2007/08/23(木)
紀念2007.7.18.1:52pm
迄今和老公仔阿雅相遇1個月.


+++++++++++++++++++++++++++++++++

澤田綱吉抽動著麻痹的身體,泣不成聲.[骸——骸——]
六道骸右手拿著銀色的刀片,用著既瘋狂又平靜的表情,他優雅地抬起澤田綱吉的右手,和自己的左手並靠.
六道骸用手指撫摸他和他的血紅色的血管和青色的經脈.
[你知道嗎?這種顏色有多美,多麼讓我癲狂.愛人的顏色啊.]
六道骸低下頭親吻他們的手腕,和絲紅.
[我多麼想品嘗它的味道.]
陶醉一般,六道骸輕呻吟,他用顫動著的冰涼的薄片.[等了很久很久.無數夜晚興奮地睡不著]
抖動的金屬的涼意和澤田綱吉抽搐不已的肌膚踫觸.
[再一點,再一點.]他就就能嘗到他的味道了.
[綱吉你為什麼要哭你為什麼要害怕.只要輕輕一劃呀.]
六道骸滑動手裏的刀片,亦輕亦重,痛感在澤田綱吉的經絡裏迅速傳送.
鮮血在沾了紅的質白皮膚上泛開,大片大片湧出.肉,皮膚,血.看不清,分不清.
六道骸用他的舌親吻他的傷口,用他的唇沾染他艶麗的血液,用他的喉嚨吞噬他的滋味.
[綱吉你不知道,愛人的血有多麼甜.不想嘗嘗看嗎?]他溫柔地令人寒顫.
澤田綱吉只是抽搐地更害.[不——骸——]
六道骸也在自己的手腕劃了一刀,不.不是.
他一刀,一刀,不斷地下劃.刀早已經被血浸泡,肉泛開,遺帶著鮮甜的血.
刀子在興奮地不知痛覺的右手,還有大肆地氾濫了眼淚的眼下,終於掉落.
[不要,我不要——]染上澤田綱吉的臉,是血還是淚.他覺得他已經被噁心和麻亂的悲痛溢滿.完全感受不到自己右手的傷口潺潺流動著血色的痛楚.
[綱吉呀,綱吉.你一定要嘗嘗看.]
六道骸將大肆流湧血的傷口對著澤田綱吉因不受控制而張大的嘴.血大片湧落在澤田綱吉的口中,他的臉頰,血順著他的皮膚流到他的衣管內,在火熱之間竄冬動的鮮血美妙地綻放在他地頭髮,他的皮膚,他純美的衣服上.
[綱吉你為什麼不說話.為什麼不說呢.]
澤田綱吉被浸濕了腥味的口,他想嘔吐,不住地嘔吐,仿佛要像把酸液也吐光.六道骸和大幅度晃動的身體卻不給他一點機會——
六道骸吻住了他,用喝了他的血的唇吻他,用被他的血液侵蝕的舌糾纏他.
他喘不過氣.
他昏迷在被漆染了血液的牆壁前.

雲雀恭爾在光線昏暗不明,散佈了幽暗燈光的酒吧坐台看見.
六道骸獨自坐著,光下他虛幻的面孔,他用透明而華美的玻璃杯喝酒,滲滿紅色液體的玻璃杯.
他獨自喝著,不清楚他呢喃著什麼.
血腥瑪利亞?雲雀恭爾想.
六道骸右手似乎突然不穩,紅色液體濺落在他的臉頰和左手腕上.
他勾起手指抹去臉上的液體,然後舔去它,並一帶舔去他手腕的白色繃帶上的沾液.
他忽然停住目光,用近似喜的眼神看著纏繞繃帶的手腕.
[綱吉…綱吉…]雲雀恭爾幾乎覺得這是錯覺.渺茫地縈繞在耳邊.
他迷茫在錯覺中,突然看不見任何東西.
等待他的景象.
紅色液體早已被嗜盡,搖動了很久的玻璃杯,這刻暫止.詭異地臥落在模糊的臺上.
人也已經不見,只有冰涼的氣體.一切似乎從來沒有發生,誰也沒有坐在那裏,喝血的液體.

[綱吉,綱吉.我來了.]
六道骸歡喜地開了門.
[綱吉,你——]
嘴角的弧度突然僵硬,他僵立在怦然關上的門前.
落眼一幕.
透色玻璃,巨大罐器,管道,蒼白而冷漠的機器,還有滿滿的鮮紅.
澤田綱吉被浸泡在透明的玻璃,仿佛透明的血液裏.
紅色的臉頰似乎還鮮活,低仰的頭,垂下的四肢.仿佛安靜地沉思.
[綱吉,你很不乖,和我捉迷藏呀.]
六道骸走過來.他笑著.[綱吉真是笨蛋,竟然躲在這麼容易抓住的地方,唉.被我看到了呦.我要懲罰你.]
很厚很厚的玻璃.六道骸用雙手,敲碎它,不給它留情,不給自己留情.
頃刻,血不被束縛,爆裂開,躍滿了他每一寸身體,染紅了他的左眼.
玻璃碎片紮在他的手指和手背上,血和血的誰在攪拌,誰和誰的血交融.
六道骸撐起澤田綱吉的身軀.
[綱吉綱吉好過分,不能在被我懲罰之前睡呀.]
六道骸親吻他沾了血和不沾血的每一點膚色,他吻他緊閉的眼皮和鮮紅的唇.
[我要懲罰你呀.]
[我想告訴你呀.]
[綱吉呀.]
他們坐在灌了血液的地板上,被無數的紅色玻璃片擁抱.
六道骸著迷著,虛影投射在身後.
[我好愛你的血的味道.]
[像愛你的血一樣愛你.]
[而血是你的.]
[因此.我像愛你一樣愛你.]

世界變成了純粹通透的紅水晶匣子.
浩瀚的紅色宇宙,它編織著,紅色的星球,紅色的真空,紅色的碎片隕石.
擁抱在猩紅的死亡之間,他們吻別.


FIN

《1670字》


12:47 | D。賀正.人.|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2769綱骸]穿過骨頭撫摸你(正式篇)
2007/08/23(木)
濕潮和溫熱散滿在無色的氣體中,用了多麼漫長的時間,它的指爪伸延開來,發出”咯吱咯吱”的骨頭生硬聲,長長而醜陋的手指扼上了,那個坐在被雨染的變了色的褐色岩石上的人,那個被雨後夜色遮蔽的人.

月躲在角落窺伺著,卻隱藏不去全部.在看不清的上空,清涼的光從漆了顏料的雲透出了些許的黯淡.可是這足以螢亮他的眼,他的唇,他那線條細緻的面.

似笑非笑,如痛非痛,若傷非傷.彎廉的月對上他雙色的眼,竟然悄悄地隱去了它的餘尾.潔亮的月望見他的唇角,竟然挪開他的眼.

深夜,沒有光.
他說,[暗能隱藏一切,所以他不需要光,光會把他灼傷,讓自己面目全非.
自己能接受月光的清冷,因為它和自己一樣,如此冷漠.]同種物質,會加以混合.
他又說,[可是他,不顧一切的光,是火焰,是太陽,是熾熱熾熱的,濃烈仿佛穿透了自己的血,自己的肉,自己的骨,然後火熱地一點點燃盡.]

[那麼.被灼傷了嗎?]沉沉的語言,顆顆粒粒潛沒了,沉澱在杯底.
他回答,[是的.灼傷了血,灼傷了肉,灼傷了骨,灼傷了心臟,灼傷了潛藏的靈魂.但是如何地逃避也不行不了,想要停止也無法停止.]

[第一次見到他.他很冷,非常冷.就像要把我凍住,要凝結成冒著涼氣的冰塊.]澤田綱吉輕默地說.手掌壓在陽臺的白色膩滑的玉石欄上.原本的冰冷在其中漸漸變暖,欲如被加熱的巧克力,似乎快要融化,滴著乳色的黏稠物質.
[第一次見到他.他很熱,非常熱.就像要將我的骨化成水,然後流淌.蒸發.]六道骸揚起了的微笑的睫,經過很淺很淺的窗臺的目光.在看什麼,或是在看誰?

背對背,六道骸和澤田綱吉,相覷的後腦勺.他們在遙望和對望.
對蹠點一樣.完完全全的相反,嚴冬和炎夏;反義詞一樣,徹徹底底的不同,卻也徹徹底底的相同.
你和我.矛盾體.你我,矛盾體.

六道骸是嚴寒,他的笑容是寒冷的,淡漠下是席捲的暴風雪,是阻擋一切腳步的暴風雪.
每新的一天他總是在不斷地加固著虛空的牆,用他的手堆積更厚實更堅硬卻又脆弱的蒼白.

對澤田綱吉來說,六道骸就像是南緯90°,最南邊的極點,終年的冰雪皚皚,不被太陽所眷戀.
又像孤獨的孩子,縮緊了身體,仿如獨愛自己一樣用自己的手掩住身體,緊緊靠在牆的角落,蒼茫地看著一個又一個人從腳尖擦過,走向更遠的地方.
旁觀者,又不是旁觀者,他還是在這個世界上.所以他選擇躲藏,不被任何東西所牽絆.

本來一切都不會交集,他們也不會相遇.而命運是最可笑的,最不事實的.
他們在矅相見,然後澤田綱吉愛上六道骸.努力努力地想突破重重地圍堵,來到那裏,六道骸禁忌的中心.

澤田綱吉也知道,如果他那麼侵入,只會讓他的防禦剛加牢固,封閉地更緊.因此他選擇慢慢地潛入,剝去他一層層看不見的外衣.
六道骸從澤田綱吉的眼中能看出的愛.火一樣地跳躍,閃動在被映照了火色的瞳仁.

他用空虛的肢體語言和神情掩飾去他內心的掙扎,那麼濃烈讓他無視不去的愛.
觸入澤田綱吉的掌裏,被擠壓的空氣,壓縮,之後大力地反彈,雙倍遙遠的距離.

澤田綱吉從不試圖放棄過,始終不休止地想撕裂六道骸透明的外衣,掠奪他,侵略他.無比溫柔地侵佔他.

六道骸認為澤田綱吉是很無情的,在如此溫雅的神色下,一件件的表殼被絕望地撕扯.無能為力.

他只能笑著接受.

回復澤田綱吉的笑,燙傷了他的笑.

=3=此物是無敵囧的從,文藝無言改成終於正常了點(喂,我說是更不正常了吧)的無語線(真.短.囧)

[吶.彭格列.你說如果就這樣不停不停地沿著直線向正南方走,是不是就會到達南極了呢?]
六道骸突然笑地很稚氣,拿塞在口袋裏地手指指向正南變遠遠地地方.一眼望不到的地方.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走的到呢.]
澤田綱吉抬了抬細長的眉尖,置出否的定義.

[可能,為什麼不可能.]
六道骸說,[試試看哦,我會證實,一定能走到.]還是孩子一樣的固執.誰又知道這下面是什麼.

[我陪你.]溫文而溫柔的澤田綱吉的聲音,讓六道骸眼底流露出傷痛,他沉默.

一日復一日,他直線行進著,目標在渺茫的南極.

簡簡單單的目標,有時候很清晰,可有時候很模糊,蒙蒙朧朧,仿佛不該為之努力.
六道骸他其實沒有選擇.
他還是一直一直沿直線走,破過門,穿過牆,渡過洋.

即使天在下雨,在下雪,在刮兇猛的暴風.
不曾停止地行走.
他想將澤田綱吉遠遠地距在其他地地方.不,不如說他想遠遠地逃離澤田綱吉,加厚距離.

他被雨點狠狠擊中,腿有傾倒地趨勢.是什麼支撐他在始終如一地走.
澤田綱吉為他撐傘,他輕擺開澤田綱吉的手對他笑.他不需要.

他被冰雹重重紮進,手不住顫抖.是什麼堅定了前進的信念.
澤田綱吉為他檔去,他溫和地推開他.

他被暴風狠猛地侵襲,皮肉下的骨頭有被侵蝕的感覺.
澤田綱吉擁抱他.六道骸溜出他地懷抱,因為他更擔心骨頭被融化.


六道骸不是愚蠢的蛾.澤田綱吉清楚.
他就是太過的聰明.他知道燃動的火燭是致命的誘惑,所以他展開薄弱的翅膀,越過一座座的山,飛過汪洋的海,向遠離火種的地方靠近,寒冷地連火也能凍碎的地方.

或許他知道,也可能不知道.
愈是寒冷的地方和燃火一樣愈是危險,瞬間冷凍,然後如同被猛敲的石膏像,裂成一片一片,寂冷地從半空中墜落,默默地散落了一地.

如果他知道.
他有可能會停留在火焰和寒冷之間.可也立即能知道,冷熱地交織也是劇毒.

他最終的命運從來沒有改變.亦無法改變.
他在命運得巨大地身材前面顯得如此弱小.
甚至比能讓手輕易輾扁的螞蟻還要弱不經風.



曾經,六道骸喜歡在清水中加鹽.

他將手臂臥在紅木桌上,頭斜靠在臂腕.一隻灌滿了水的杯子,一個充分塞滿了鹽的罐子,和一個小巧的粉色勺子.他用右手拿著的勺子一勺勺匙起晶瑩的小顆粒,然後一勺勺加在杯子裏,透這杯壁,扭曲地看著他們緩悠悠地清揚在水裏,最終澱在厚厚的底上,化開來與水分子交融.

直到水再也包容不了這些小顆粒,淨白的內層和表面都能看到他們的蹤影的時候.六道骸停下手,將這些東西呆呆地放在一邊.

讓人不知所云地看著裝滿水和鹽的杯子一下午.


此時此刻.

澤田綱吉的眼下,和當時很像,可是六道骸此時站立著,用色的湯匙勺起大塊大塊的可哥豆粉,倒落在精緻的裝有水的咖啡杯裏.粉在刹那融了,水最終容下整罐的粉,此時的顏色已經深濁深濁.

之後,澤田綱吉看著六道骸,用食指環起杯環,微笑地吻了他的臉和唇,用親吻了他的嘴喝下那杯濃密濃密的咖啡,一滴不剩,乾乾淨淨.

入眼的是六道骸被撕碎的紙片一般,散落在純色的地板上.

時間猶如靜止,聲音被關上了閘門.

一陣風拂過,吹亂了滿地碎片的狼藉.

他說,他的愛的深入,就如穿過骨頭撫摸他

他將他火葬,他將他的骨灰撒在波瀾的海中.


FIN

<2600>

12:44 | А。Reborn同人.OLD|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2769綱骸]淺的傷痛,一定要回來.(給E)
2007/08/23(木)

像往常一樣.
六道骸輕佻的,牽帶著的沒有一絲認真.
瞇成縫的眼,有戲弄,有玩笑.亦也有悲傷,只是唯一,不被察覺.
雲雀恭爾曾經凝望著他,對他說.在你的眼的深處,是掩飾不了的哀傷.
和澤田綱吉的眼神一樣,仿佛這麼訴說.

你見過彼岸花嗎?
一天,停餘的時間.六道骸這樣問,視窗的風擾亂了他的發絲.卻,淩亂地很美.
沒有呢,
輕輕地擁住了六道骸,澤田綱吉說.不過,我會帶你去看.
他感覺到手中的人,在笑.

十年後,
六道骸,還有澤田綱吉.
他們來到了開滿了大片大片彼岸花的地方.一望無際的鮮艶耀了眼.
兩人驚呼著為什麼有開著這麼多花的地方.
那過於纖細的花瓣,和同樣細緻的花絲,是鮮血的顏色.在微風中搖搖欲墜,脆弱地讓人憐憫.
骸為什麼想要看彼岸花呢?
他們被無垠的花包圍,蠱惑人的香味彌散著.六道骸將頭靠在早已整整比他高過一個頭的澤田綱吉的肩膀上.被依靠的人突然疑惑地開口.
為什麼呢?
一句不知道是自問還是反問的話,六道骸抿住了眼皮,看不見與彼岸花同色的眼眸.似乎睡著了.
陷入了沉默.誰也沒有開口.
彼岸花的花絲隨風,掃過了兩人拂動的衣服,和他們的肌膚.
皮膚敏感地被花絲輕摩,澤田綱吉一陳養,意圖小心地舉起,那邊被六道骸靠著的肩下的手,以去減輕搔癢.
是因為,它是最悲傷的花,引領往生者進入通向幽冥之獄的花吧…….
當澤田綱吉的手在半空中即將進行下一步地移動,而因為六道骸許久的回答而滯留.久久放不下.
骸……
澤田綱吉小聲地叫著他的名字.得不到回應.於是他轉過頭去.
他看見了已經睡地安詳的人,和那人深如的藍發.
遍地簇擁的紅花.
因風,更緊地,發出了悉悉嗦嗦的蹭嘈聲,蒼白地迴響,襯了安靜地俯坐的兩人.


他的臉,白地乾淨,就如同飄浮在天上的雲一樣.沒有瑕疵.
六道骸笑了.很柔很柔的笑容.
綱吉吶.我喜歡你哦.
澤田綱吉愣了神,回醒過來,堅定了.我也喜歡你.骸.
是喜歡,不是愛.
是喜歡.因為確定.
不是愛,因為朦朧.
找一天,我們結婚吧.
澤田綱吉揉住了六道骸的手.十年,成熟的線條在他的臉上留下回憶.
好,找一天,我們結婚.
兩個人,在空蕩蕩的屋子裏,擁抱,回擁,相擁.
天,很藍.是的,很藍.


結婚吧.這樣的話.
在什麼時候被沉寂在了角落.
又恢復了平常的生活,不被提起了.
如同被打碎的罐子,被誰悄悄地修復.
然而,這樣,私定終生的語言.
因為已經碎地徹底的瓷片,即使被修復也堅持不了多久.
再次地裂開了.


骸……骸……你告訴我,你很好…你很好!
畫面.
六道骸沾血的手和鮮色的右眼.緩慢地看向去.
吶.綱吉.我們結婚吧.如果我去天堂.
在醫院,白淨的床單上,抹去血.
但是,如果我回到地獄.我們,結束吧.結束.
在澤田綱吉的耳邊縈繞著, “結束吧” ,“結束”.
我不同意……我不同意!
狠狠壓下屈身,澤田綱吉嘶啞的喉嚨.
血,盛了心臟.快要停止跳動.
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打開那扇堅硬的門.又也許,打開的是另一扇門.
六道骸的話異常平靜.我只是希望,靜靜地知道結果.
所以,不要傷心,綱吉吶.,你希望我是安靜地死……
不!不……
打斷了他的話,澤田綱吉覺得快要發不出聲音.聲帶似乎抽動,快要斷裂.
綱吉,不管最終是什麼結局.只要,記住我.我喜歡你.
深深地吻住.

喜歡你.
也許,愛你.
所以.
如果我回來了.如果我從徘徊在天堂和地獄中間的彼岸回來了.
我們就結婚吧.我們結婚.
穿著純白的禮服結婚.
捧著純白的百合結婚.


一定要回來.等你,我們結婚.
澤田綱吉撫摸著他的臉.



FIN





<1363字>


12:42 | А。Reborn同人.OLD|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1869雲骸]8月1日的節日,終結的游戲(阿狂生日賀禮)
2007/08/23(木)
[真膽小,你在怕什麽呢——]
單手環在雲雀恭爾的的肩上,埋在他的頸項上惡意地輕咬.笑意未減.
小小顫抖着的銀制拐狠狠撞擊在下颌,痛覺的傳導麻痹了手指,六道骸不在意地向后退去.
[說中痛處,所以發怒了?]
譏諷而狡詐,六道骸握住了那冰凉的鐵制品.
[哼.你到底想在我這裏取得什麽.]
雲雀恭爾狠抽出被緊握的拐子,斜眼看見了那白質的手里眩眼的血條.
[也許是——誰知道呢.]
拖長了音,聽不出任何一絲的變化.
[四個月,僅僅四月.]
流散開的聲音,空氣中,沒有透露的語氣.
不語,雲雀恭爾瞇起的雙眼,仍然淩,卻有蕩動.
膽怯,膽怯地不願講膽怯表露.這就是你,雲雀恭爾.
[這麽說,沉默是代表,開始嗎.]
六道骸染血的右手,劃過雲雀恭爾的臉頰,留下的紅,反襯了他蒼白的膚色.
懼怕這游戲,卻又不願讓人知道你的懼怕.
你,害怕的是我給你牽動.甚至更深的羈絆.
那麽,我更要深深地嵌進你的血肉,永遠去除不了的痕迹.


Game Start.


不走嗎?恭爾.
六道骸着手牽住了那不滿的另一只手.
雲雀恭爾感受到覆上的溫度,只是急切地想抽離.然而,並不能像先前一樣在那裏輕易地留下擦痕.反之被裹地更緊.
恭爾吶,如果你那麽做,我會很疼的.
六道骸微笑着,舉起了被自己禁錮在掌心中的手,在他的眼前晃著.
放開.
趁此時,雲雀恭爾再次狠抽出手,在這只左手心上,覆蓋上了尖利的指甲印.与那只右手心中仍微紅的條輝映一樣.
真的非常痛呢.不過,這是恭爾送給我的,我會很珍惜的哦.
六道骸向下斜的臉,展露著雲雀恭爾的”杰作”的手被他注視著.接著的手指尖在泛著血的細條上滑過.是綻起溫和的唇紋.
你真是變態.
雲雀恭爾說了,冷眼.明明手軸顫動著,掩飾不去了.
是這樣嗎.我是變態.那,恭爾你是什麽.
相對著透明的指甲,殘留著六道骸的鮮紅.在他的手軸上,如同透過了襯衫,冷漠地繞著.
是膽小鬼嗎?
貼著雲雀恭爾的耳垂,呼出的熱氣讓他的顫動起了更大的弧度.雲雀恭爾直視著,不見六道骸那詭异的笑意,在他耳邊開地旺盛.
悶響聲,六道骸被重重地打落在地上.嘴角溢著的血格外的鮮明.
真是經不起調侃呢,恭爾.
拇指向拭著血,唇被調上了猩紅,艶麗妖异.
雲雀恭爾轉過了身,六道骸看見他的手正箝著軸部,顫動沒有减弱.那血讓它更劇烈.加快了脚步,雲雀恭爾的身影若如晃動著消失.
吶,恭爾.你真的,很膽怯.
但是,膽怯讓你更逃脫不了.


恭爾……總是帶給我傷痛,消失不去的傷痛哦.
被壓在床上,上方的人手中沒有絲毫的柔,每一個動作都狠很刺痛了六道骸的身體.
唔...嗯…
呻吟和語言讓動作變本加.濃重的疼痛只是使快感强烈.
雲雀恭爾粗劣的手呃上六道骸的頸,青紫的掐痕.顫抖的手最終放開.六道骸重重地咳.
害怕了嗎?
六道骸惡劣地笑.換來雲雀恭爾在他的下身猛烈的抽動.

你別妄想從這裏得你想要的.
雲雀恭爾冷冷地望,
那你爲什麽要在我身上留下你的傷痕呢.
柔和的眼神,回望.

空蕩蕩的玻璃杯,被盛滿了水,透不過氣.
搖搖欲墜,仿如要從桌角摔落地面,粉身碎骨.


今天是8月1日.
這是恭爾你的節日呢.
是的,從今年開始這就是你的節日.
也是我的節日.

六道骸,你讓開.今天,游戲已經結束.
似乎從來沒有停止過的顫動依舊持續著,只不過日漸地加重.仿如慢性病一樣,每過一天病情則越重,慢慢地侵蝕.即將的面臨最終的解脫.
不是哦,今天,是最后一天的游戲呢.
夜晚的月很清冷,映了六道骸同樣清冷的面,和笑容.
可是,裏面的喜火熱地明顯.
雲雀恭爾只有疑惑.難道他很期待游戲地結束?
心臟,很濃很濃的,被抓住,如同快要被揪出來.
慌了,雲雀恭爾慌張了,他知道這种感覺是什麽.他不願意面對.
恭爾哦.你看,你的手都不穩了呢,正很害地抖動著.
六道骸撫摸上那痙攣的手指.
恭爾真膽小,在逃避嗎.
六道骸的另一只手,冷冷地貼在雲雀恭爾地心臟前的胸上.身體也覆上去,同樣依在懷中,色的發積壓在手背.
滾開,給我滾開!
欲推開在自己懷中的身體.雲雀恭爾,始終膽怯.
但是膽怯,讓他愈不能逃離.雲雀恭爾感受到被牢牢地牽禁.
恭爾不能忘記,不能忘記我吶.不然我會很傷心的.
手放走了不安分地戰栗的手,轉移向雲雀恭爾的背部.

雲雀恭爾不可置信地睜大了眼.
三戳插從後背刺穿了他的心臟.
一瞬間停止了的顫抖,仰起的头,软倒在六道骸的頸邊.
血涌動著,濺滿了六道骸溫柔笑著的臉.艶美至極.
在雲雀恭爾一樣染血的唇上輕吻.
近似邪异.走廊上,是紅,渲染了兩個人的愛.

這樣,你就會永遠都記得我了吧.恭爾.
這樣,你就永遠也無法膽怯地逃避了吧.
我愛你,恭爾.
所以,永遠記住我.
你忘記不了我,也不能忘記了.

晚安.
恭爾.
帶著烙有我的記憶,入睡.




Game Over
游戲結束.雙方出局.




吶.
恭爾.
今天是你的節日.
是你死亡的節日呢.
也是……我永遠地刻下愛的節日.

游戲結束の日.

月色黯淡.
空氣,已不壓抑.卻沉悶.
灰色而精緻的棺材里.
合著目的人,相擁.
薔薇荊棘,有著生命一般,牽上灰色的漆面,反反復複地回繞.
就像,鐵鏈.
束縛了.
已經,離去不了.




<1966字>


FIN

12:40 | D。賀正.人.|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2769綱骸]Innocence
2007/08/23(木)
清脆的腳步聲沿著旋轉式的階梯通向上方,只是愈發能感受到微涼的清風.
當澤田綱吉終於走到這裏,欲扭動銀制的手柄.
門卻開了,風從漸啟的間隙中吹襲來,些許的猛烈讓他眯起了眼睛.
光芒也伴隨著風射入了眼縫,縮小的瞳孔表現著不適應.
倚靠在欄杆上的人影在視網膜上逐漸形成了清晰的像.
澤田綱吉終於看清楚,那個背影.輕聲地叫起.
[骸...]
似乎聽見了,被叫的人轉過身,臉上帶有笑容.但眉,卻緊皺.
[呐,綱吉怎麼有空來這裏了,看我麼?呵呵.]
澤田綱吉只是看見了滿滿的寂寞和愁苦,笑意不存在.此時此刻,澤田綱吉只是想走上前給他一個深深地,
擁抱,緊緊地.想要摟住他的肩,安慰他.
[…恩]
回應著,澤田綱吉走到六道骸的身邊.
抬起頭,靠近欄杆的地方,眼中的天,似乎更加地灰暗.
[難道你的教師…沒….]
斜過身體,笑著開口,但未完的話語卻沉如帶著體溫的懷抱中.瞬間的驚諤閃過停止的唇,但立刻緊合,有著向上的細小弧度,遲疑的雙手也輕放在對方的肩上.
[和我在一起吧.]
澤田綱吉將頭靠在他的臉旁.口中的是陳訴句.
聞眼,六道骸緩緩垂下了眼簾,張開的嘴又再次閉上.
[我愛你,所以,跟我在一起.]澤田綱吉更深地埋入肩中.[相信我,會帶給你想要的.幸福.]
[你真的能嗎…我能…相信嗎…]十年來,短髮不經意的變長,而現在,這些散亂了,陰影掩蓋了表情.但是,卻能感受到那靜意中的苦澀.
澤田綱吉只覺得心,隱隱約約地作痛著,擁住的手加重了力氣.
[請相信我,只要,現在的僅僅一次.請答應我.]
[好…]
良久,色的發絲下傳來答復.
肩下,澤田綱吉溫柔地笑了.
在這溫度下,六道骸的眉,淡淡地舒展開,留下淺淺的痕印.

+++++++++++++++++++++++++++++
這遺留著痛苦回憶的愛情.
總有一天,這愛停留不住,它將會從最深處回來,然後籠罩悲傷的人.
再次的皺起,也永遠無法消去了.
+++++++++++++++++++++++++++++






真實的笑容漸漸展開,額間已平坦.
這樣的轉變,澤田綱吉看在眼裏,是愉和安心.


[骸,明天的夏日祭一起去吧.]
擇田綱吉幾步走來,從後環住做在沙發上看書的六道骸.
[和綱吉去當然好啊.]
合上了手中的書,六道骸轉過頭來,話語中帶著期待.
[不過綱吉一定要穿和服.我也會哦~]
戲謔地眨了眨眼,提出要求並且附帶著引誘.
[可以呢.]
十年的過去,這漫長的時間.澤田綱吉也不是當初那個膽小不知世事的孩子了.手黨之間的陰暗鍛煉了他.毫不猶豫地出口,他知道對方的小心計,於是決定要好好回報.


[……]
[澤.田.綱.吉.能告訴我這是什麼嗎?~]
嘴角微微抽搐.這個不是自己準備讓綱吉穿上的女式和服嗎......恩,用帶著他的標誌的,有著鳳梨圖案的份色布料做的.
可是,問題是.為什麼現在會穿在自己的身上.同時自己的長法同樣也插著事先準備的鳳梨版簪子.
什麼時候……剛剛我好象睡著了……那麼說……
想著,六道骸轉過頭去,向穿著有同樣圖案的深蘭色和服的澤田綱吉投去質問的笑容和眼神.
[沒錯,就是你睡覺的時候.]擇田綱吉笑著,[想不到骸這麼早就準備好自己的和服了呢,而且還是很標誌性的女式和服.真為我著想呢.]
……真不愧是經過十年的磨練的澤田綱吉,用著有超六道骸的語氣說著.
[那綱吉應.該.謝.謝.我.呢~]
更加危險的笑容.
不過這個笑容立即就被掩入了唇與唇的交疊中.


[那個,我要那個~]
六道骸像孩子一樣,拉著澤田綱吉在集市動竄西竄.心中暗暗想著要報復回來.
但是預想的效果沒有出現,倒是自己累的氣喘吁吁.
[玩夠了嗎?]
澤田綱吉微笑著為六道骸順氣,然後在他的耳垂落下一吻.
[當.然.~]
說完,突然拉過澤田綱吉的衣領在他的嘴上輕啄了一下.
[這是回禮~]
很高興地看著澤田綱吉愣住的表情.
[去那裏~]
又是精神滿滿.六道骸牽起澤田綱吉的手,又向另一邊跑去.
可是,他並沒有注意到身後人有些蒼白的臉色.


[好累呢~]
夜色已經暗下,澤田綱吉和六道骸坐在湖邊的草地上.
凝望著懸在天上的月,六道骸輕歎.
[骸.]澤田綱吉突然說道.
[恩?]六道骸斜過頭.
[……]突然低下了頭.
這一動作讓六道骸感到不安.
[……明天,我必須去法國…是關於手黨的事情…]
澤田綱吉勉強著說出.
[你……]終於察覺到被自己握著的手中微薄的汗,和澤田綱吉漸白的臉色.[要早點回來哦~]卻沒有說穿,只是笑著回答.
[恩.]
月色下隱藏著的虛弱的笑容.

+++++++++++++++++++++++++++++
終有一天會回來的.
而現在.
它終於要從深處再次回來了.
+++++++++++++++++++++++++++++





六道骸知道,不安是會靈驗的,只有笑著,等待一切.
一個電話.
電話零聲中,他已經知道結果.
等了幾天了?只是想親耳驗證.

[分手吧…對不起…我最後還是無法永遠....和你在一起.無法實現承諾]
[……我知道了]
[再見]痛苦的字眼從電話那頭傳來.這預示著什麼?永遠的分離嗎?
[恩.]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
淚,是什麼滋味的.
持續地嘗到.
再次回來的,這空的笑容.
緊皺的眉,與之更深的痕跡.狠狠刻下,永遠揮之不去.

在盲音之後,傳送來的是白色的紙.
人,已經不再見.

灰色的天更加陰鬱.
當再次撫摩上那冰涼的欄杆.
風,只是更加的刺骨.
悲傷曲調,輕輕吟唱.
飄揚的發下的笑容.
鮮色的眼緊閉.
縱身跳躍,無聲地墜落.

時間,刹那間的停留.
聲音,戛然而止.
愛情,也是如此.



I know this love cannot last forever.
I know we couldn't be together.
I know one day I will be lonely again.
I know this loves only being able to let the grief be more profound.



But I also know, this love, is innocent.





FIN


<2040>


12:34 | А。Reborn同人.OLD|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1869云骸]When You’re Gone
2007/08/23(木)


犹记得,他即将走出房间的身影.
[恭弥呐,你走了留下我怎么办啊.]我坐在床角,笑视着你那因行走而与空气对逆所轻扬起的发.
你在紧闭的门前,发梢突然在空中滑过一个微小的弧度,带着轻微的摇动,最终垂回了耳边.
[不是一直在这里吗.]即使是冷漠,但却在我的心里打过水漂,涟漪起.
[……是啊]我忍不住地,皱痕在眼角更深.


为什么来到这里了呢.
脚步不受自己思想的控制,制止不了.在再熟悉不过的走廊和楼梯流过了的声音,却是断断续续的,是想逃离这里,却无能为力.
在不断地大声呼喊着停下来的时候,假期中的教学楼没有任何回音,声音转变成企求的刹那竟然真的止住了.却有着异样的感觉.不祥?不,也不是.
有什么轻柔地磨蹭过脸上的皮肤,是毛发吗?否认了,因为这里除了自己却没有任何人的气息了.
是风,淡薄的微风.惊觉于自己为什么先前未反应过来.
逃避的眼还是睁大了.是想看的欲望迫使着自己.
空旷的,上方是没有边际的纯净的天.陈旧的灰色混凝土的地上.这里,是天台吗.
思绪也飞扬起来,恍然是你躺在那里,静神地睡着.幻影一样又不见在眼中.
受到了招引,风拉扯着我的衣角强迫着我走过去.
低下了的肩,再次地,手不知不觉地摩擦着那里,不过一时的温暖立即遗失在掌心中.
你,一直在这里吗?回荡在压抑的空气中.
至今却变成疑问句.到底是谁在回答着.是的.一直在你身边.
但我.抑止不住.
迎面的风为什么会突然变地如此的寒冷,彻了骨.在皮肉下嘎吱地响着.
吹袭着我一片潮湿的面,蒸发的水分,带走了更多的温度.不停笑着的唇,此时溢满的是纯色的咖啡入口的那般苦.
我从不指望我在哭泣的时候会有你的陪伴,但此时,却无比地奢望.
无人的平台上,遗下了寂寞的背影,悲哀地扭曲着.


变地没有起伏的人生.在清晨,触摸的手中是清冷.
那时候即使你静静地躺着,我也没有半点的难受,露出浅浅的笑容,因为以你的性格来说这已经是最温暖的对待了.
然而,逐渐变了色呈现着淡黄的白布.这是在证明着你已经很久不在.就像是泪珠在上面凝聚散发着不被光顾的气味.
而除了这之外没有任何的变动,原来的床单,原来的枕头,原来的丝绒被,原来的床柜和摆饰,不过是因为时间而有着不重要的改变.是的.除此之外就和当时一样.
怔仲之间,被钉在墙上的日历已经被翻过了厚厚的一叠,可仿佛昨天还是他陪伴着自己从商店买回这个凤梨图案的日历本.
度日如年,在你离开我身边的时候,孤独地只剩下我一个人是时候.
赤裸裸的脚掌与木制的地板亲吻着.迷茫地翻过一页页标写着日期的纸张,还有你面无表情地在上面用油性笔画下的热带水果.
生怕撕破了有你的味道的东西,珍惜地倾过了头用鼻子嗅着.
什么地方都有你的痕迹一样.
你的手拐,曾经你形影不离的东西.
依旧闪烁着它独有的银光,安静地摆放在垫着海绵的盒子中.伸手拿起来,靠在左胸,也有着你的感受一样.
我想你,我需要你,我离不开你.
因此我想你.


我怀念地走在你常常经过的路上,手中垂放着你的衣服.每个举动都含满了思念.
当你离开,
我的心也破碎在那一时刻,
几乎喘不过气,无法呼吸,
我就像没有灵魂的尸体一样,
做着每一件像你的事情.

在你离开的时候,
你留下了什么了,我到处寻找,也没有你的一张面孔.
酸涩着,我却发现了.
在你离开的时候,
你留下的是你的爱,
空荡的心被填满了.
在你离开的第几天的晚上.
我终于入眠了.



FIN



<1336字>

12:32 | А。Reborn同人.OLD|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1869云骸] Losing Grip
2007/08/23(木)

我们之间的性爱,并不是那么激烈.
即使有着快感,和大声的呻吟;却不代表着对方的喜悦.
只是偶尔的,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动作会更加剧烈,带着的残忍.
于是我的身体上,都是他留下的叠交着的伤痕.
但是,真的从来没有恋人之间的那种强烈的喜悦和投入.
然后当结束了的时候,他也是毫不留情地离开.而剩下的,甚至连一丝温余都没有.
这场异常不公平的交易.我给予的是我的唯一,而从你那里得到的只有痛苦和失意.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
稍稍地俯下了身,拾起了散乱着的,已经被撕裂的衣服.落入手中的也不过是自己的体温;不过是没有他的触感而已.
“而已”,常常用着这个词,是拿来安慰自己吗?不,也许这亦是用来嘲笑自己.
放开手中的衣服,转身走到渗满暗的浴室,并不是我没有这个力气.而是我不愿意让光线明照着.因为那会让我觉得怪异.
水“哗”地从无数细小的洞口射出来,打落在肌肤上,伤口被冲击地刺痛.
清理着后面,在里面是他遗留下的精液和进入的撕伤.手指只要轻微地触动便会碰到伤口.
终于将有些浓稠的液体排弄出来.关上了扭动式的龙头,水声没有彻底停止,点滴带着凉意的珠子落下,有些脆耳,是落在了光滑的瓷砖上了.
白色的浴巾吸尽的沾着身的湿.拉开抽屉,放着一盒药膏.随手去出旋开紧扭的盖子,蘸上油腻的白滑,在伤口上擦拭着,最后滑入紧桎处,涂抹起来.微微发出忍痛的轻吟.
在衣柜中找翻出衣服,套上包裹了不堪的皮肤.
有些好笑道,他给的药膏每次都会让血条复原,消失.
整理好了杂乱的房间,伸手拉开了窗帘.随即的月光被窗格分割开,镀了进来.
冷冷的白霜,充斥了屋子.
我侧过了头,因为这就像他那冰冷且无声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无处可逃.曲起的腿,膝盖仿佛要与头紧紧相连,手覆上了手也环抱起.
何时陷入了暗.紧缩起的身后,同样寒冷的阴影.

漫无目的地在繁杂的街上行走,像人偶一样没有意识.
突然与人擦过的肩,身体的震动让我浅意识地转过头.恍然间,我的脚步停止了,沉重地挪不开步.
[恩?是六道骸吗?]
已经面向着自己的狱寺隼人,和他身边的人.云雀恭弥.
[呵呵,你们也在这里吗.]
我笑了.没有感觉的笑容而已.迫使着自己不要去看他的脸.
[隼人走吧.]
然而,却一再的不给他安定.云雀恭弥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狱寺隼人说.
[什么啊!我干吗听你的啊!]
狱寺隼人不满地冲他大叫着.
[不走就咬杀你.]
他霸道地拉起狱寺隼人向前走去.回头冷冷瞪了我一下.
看着人影逐渐地缩小,尘埃一般地看不见了.笑容在脸上僵持了.
阳光突然的刺眼,带着冰冷的漠视.手背盖在了双眼上,而光仍然透过的血肉,入了眼.
明明应该是温暖,为什么,却让我处身于愈发的寒威中.


没有人看见过,六道骸的眼泪.
有的人认为他的怪物,冷血的怪物.而有些人只看到他的笑容,不曾看到他的苦涩.
但是这是谁也证实不了的,惟有他自己,才清楚地知道.
他是否尝试过流泪.是否大胆地放声哭泣.



Am I just some chick you placed beside you
To take somebody's place
When you turn around can you recognize my face
You used to love me, you used to hug me
But that wasn't the case
Everything wasn't ok

Crying out loud
I'm crying' out loud
Crying out loud
I'm crying out loud (选自艾薇儿《Losing Grip》)



或许你曾经爱过我,或许从来都是我的一相情愿.
但都已经过去.
我不想再做这个不像自己的自己.这个被你所束缚的自己.
忍受不了这样的自己.
晶莹大滴地掉落后.
这样的自己我也要让他不复存在.混合着你的记忆的他,
毁灭他吧.
做回真正的自己,永远地.
让我的回忆空白.只要做回自己.
就像失去了原来地控制一样.




挣脱着.
拼命地在此挣扎着.
失去控制吧.
然后在我的轮回之中
六道之中
喘着气,微笑地逃脱你的牢笼.

FIN
12:29 | А。Reborn同人.OLD|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2769綱骸] Keep holding on
2007/08/23(木)

沒有撕心裂肺,也沒有輕輕地壓抑著的啜泣.

只有身體之間緊緊的相貼,沒有絲毫的縫隙和距離.

停止了飄動的雲,仿佛正高聲著,歌唱著,在一片蒼白之中的殤歌.

被染了色的蓮蔓延著,交織著,在他們的周圍.水不知從什麼地方被灌注,透濕了薄制的白色布料.

微微晃動著,站直了,他安詳地被擁抱在懷中.

瘋狂地笑了.繃緊的指嵌了進去,在漸漸失去溫度的柔軟中.




[綱吉好哦.起的真早呢.]
六道骸換上了衣服,整理著領子,看著坐在沙發上不動的他.

恩,骸也是啊.
嘴唇的感受,柔滑的舌纏上去.

[綱吉沒事嗎?一整天坐在這裏可不好哦.]
跪下在他的面前,挽上了他的肩膀.[去花園裏吧.]

好,那就走吧.
攙扶起他的身體.[綱吉你的腳還沒好吧.]緊握著他的手.恍然的回應.
所以骸要小心一點走啊.

[當然拉.]
回給的,是標誌性的笑出弧度的眼.




經過了由石塊砌成的高低不平的階梯,步入了深的叢中.

望過去是冷清的街道,風從哪里輕拂而來,於是有了鏽鐵的漆有白漆的秋千嘎吱地搖擺著.帶著古舊.密集
的草也在腳邊磨蹭著發出沙沙的聲響.

斜下了身體,小心翼翼地將他扶坐上白條縱的秋千.準備挺起身來卻因為一塊小石頭的牽拌而跌落到他的方向,落入了他的腰間.

[疼不疼?!]
有些慌亂了,知道那裏是纏有繃帶的地方.

沒事.
頭髮被來回撫摸著.冰冷的手卻使之感受到溫暖.

風聲何時停止的,街道仍然看不見任何來回的身影.

然後寂靜了.小花園之中是仿佛重疊著的身體.








[有什麼事嗎?綱吉的老師.]
笑嘻嘻地推進了門,隨意地坐上了軟軟的辦公椅上,腿也輕壓在上面翹起.直視著裏包恩.

[記得上星期的戰鬥吧.六道骸]
裏包恩一動不動地看著他.

[恩?記得啊.]
斜了斜頭,輕聲笑著.

[那笨蛋阿綱為你擋去了兩槍子彈.]記得嗎?
用手撐住下巴.裏包恩眯起的眼繼續注視著他.

[沒錯啊.不過綱吉現在腿傷和腹部的傷都還在沒好.靜修著呢.]
自然地說著,隱隱帶著一些擔憂和不忍.

[是嗎?]更緊地眯起的眼.[我記憶中的可不是這樣的呢.]
[呵呵,怎麼不一樣了.]低頭笑道.

[澤田綱吉,我的學生.彭格列的十代首領.上星期在手黨的戰爭中,胸部和腹部中槍而死.]停頓了一下.[因此現在彭格列家族我代替管理著.只不過這蠢綱的身體……]

[混蛋六道骸你給我把十代目的身體交出來!]
[獄寺不要這麼激動.裏包恩不是在談嗎.]
獄寺隼人沖了進來,怒聲地吼著,而山本拉扯著他,阻止著他上前.打斷了裏包恩的話.

[開什麼玩笑啊,哈哈.]
看不清楚的笑容.[綱吉正在我那裏養傷啊.怎麼可能死了.]

[六道骸.]裏包恩冷看著他.[不要繼續欺騙自己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你們全部都是騙子,騙子...綱吉還好端端地.會和我擁抱,會和我熱吻.會溫柔地撫摸我.不可能死的!]

[不要為自己製造幻覺了.]
冰涼的話重重地將他壓得喘不過氣.

[他明明就在我那裏一點事情都沒有!讓開,全部給我滾開!]
歇斯底里地,失去了控制.猛地推開門,沉重的腳步,流失在心中.

留下驚愕的和眼神悲痛的人們.







[綱吉啊…他們都是騙子.竟然告訴我你已經死了.呵呵.]
手碰觸著已經抽離了溫度的皮膚.

[我告訴他們,我們還在一起,你還在我的身邊.]
——憤怒的,[可是他們竟然不相信,竟然不相信!]

[為什麼不說話呢,你為什麼不像以前一樣將我抱起來安慰著我?]
突然的,顫抖了的聲音.

[為什麼,你怎麼不說話!]
抬起了頭,[綱吉,你——]戛然而止.

像被人狠狠地撞擊,突然,崩塌了.玻璃一樣的景象,脆弱地不復存在.


澤田綱吉,靜靜地坐著,空洞的眼神,蒼白地再不能蒼白的皮膚,唇失去了水分一樣,沒有顏色.而胸口和腹部上,白襯衫上已經凝結的暗紅.


[不……你還在,你還在.]
沒有神采的目光,不停地笑.手伸過去,身體靠上去.頭陷入了他的胸膛.大力地環抱住.




不放手,你還在,因為你還在.

擁抱不放,不會孤獨.

所以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兩具身體,緊貼著.在從窗口撒入的暖人的陽光下.

真的,永遠在一起了.

擁抱不放.



FIN


<1535字>

12:13 | А。Reborn同人.OLD|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2769綱骸]Nightmare
2007/08/20(月)
钢琴键,被轻轻敲起.其它的乐器,也随之响起.
奏起,梦的乐章.
少女们,放开歌喉,甜蜜而醉人的歌声.
在纯色的静穆上空,飘扬着.
时而的清脆,而更多的是低沉.缓慢地,逐渐地听不清.却又在一刹那,又回荡在耳边.
沉睡着,耳畔,静静聆听.
为你演奏的曲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夜的梦中

透明色的玻璃中.
粗的铁链,浮动在冰凉的水中,环与环之间发出轻微的搔动声.
被囚禁的身体,我只是麻木地闭着眼.
感受着所有的一切.
大脑异常的清晰,这给我带来不陌生的熟悉感.
仿佛有声音透过这层叠的牢狱进来.
我听见了.
骸,想你.我很想你.
那是我的名字吗,是在叫我吗?
我,不知道.

第二夜的梦中

废墟之中.
手抚摸上那断裂的痕迹,磨蹭着指尖的皮肤,感受到粗糙.
不稳地用手撑住那用水泥浇筑的厚大碎片.摇晃地站起来.
踏过第一步,光正好从破碎的缝隙中直照射在我的右眼.
不由自主地抬起手,遮挡住了眼,手隔着眼皮感触到眼球的炽热,血红色的炽热.
我看见了.
杂乱的画面.
一张张迅速地交织,然后闪过.
感到头部剧烈的疼痛.
支持不住.
画面,突然就这样破碎.
碎片堆积,就像这废墟一样.

第三夜的梦中

古典欧式的庭院中
云漂浮在天空.格外的幽静.
感觉不到有任何人的存在.
漫步在别致的小道.
被修剪的矮树环绕成的景致图案.
坐落在高处, 浓烈的哥特式风格城堡.
我停下了脚步,伫立着.远远注视,感受到她带给我的吸引.
脚动了,被牵引着走去.不能停止.
雕刻着细致图绘的门.
伸出手.未经大脑,有着打开的冲动.
门,在手前,开了.

第四夜的梦中

玫瑰园中.
刺手的茎缠绕在灰色的墙上,缭眼的玫瑰.
沾染着薄薄灰尘的白台阶,沿着而下.
玫瑰,在空旷中,不找痕迹地摇动.
黄玫瑰.旋转.
あなたを恋します
黒薔薇.交织.
貴方はわたしのもの
赤玫瑰.凝聚.
死ぬほど恋焦がれる
青玫瑰.蔓延
永遠の夢
到底在诉说着什么.

第五夜的梦中

接近着天空,天台上.
银灰色的栏杆.
长法的人,带着什么样的表情,躺在冰凉的地上.嘴角有着凝固的暗红.
轻轻颤动的手,抚上他的脸.
告诉我了什么.
我不想理会.
俯下了身,垂下的头.是没有温度的吻.

第六夜的梦中

空白.
看不见任何东西,一望无际的白.
远处传来了与地面摩擦的声响.
探望.
色的身影,渐渐地靠近.
一样的长发,看不清脸.
他止住了脚步.
终于,找到你了.骸.
六道骸.
跟我走吧.
等了你很久了.

第七夜,结束还是永久的持续

又一次张开了眼.
手下柔软的触感,浅青色的床.
泽田纲吉.
微笑着的你,静静地躺在我的身边.只不过已经僵硬的身体.

梦,醒了吗?
不,它还在持续.
永远的梦.
不停止的噩梦.

我舔去你嘴角的血.
然后,靠在你的肩旁.
像这样.
我与你的噩梦.
编织起的爱的噩梦.


上空的音乐.
无休止.
少女的声音.
依旧.



FIN




<1117字>

18:33 | А。Reborn同人.OLD|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2769綱骸]Slow Poison
2007/08/20(月)
Bites the bone butterfly's fragrance.
Fatal love.
End result.
Forever deep sleep love.

噬骨蝶的香.
致命的爱.
终场的结局.
永远沉睡的爱.
——题记

金黄色的光从玻璃折射,透过层迭的密密的枝叶,却只剩下了黯淡.
植物园,六道骸的背影被围绕在植物中央.他用手,不断地摆弄,眼前褐色瓷盆中的花.
蝴蝶形状的花,边缘镶有暗金色的纹,每一条深绿的茎上惟有一片叶.是衬托还是什么?
花的中心,色散发着的浓郁的香,引导着人,进入梦境.无止境的梦境.

[…骸.在吗?]
声音从突然的光亮处传来.是泽田纲吉,他环视着,唤出声.
[我在这里.]
泽田纲吉寻觅着声音,跨过匍匐在地上的根,伸出手拨开遮挡着的枝条,然后看见了已经转过身看着他的六道骸.
[那是什么花?很漂亮呢.]
突然,眼睛被六道骸身后的花吸引住,注视着开口.
[哦,是这个吗?]
稍稍的惊讶,六道骸低下了转过去的头,微笑着.
[对啊…不过很奇怪,为什么每条茎上只有一片叶子?]
泽田纲吉走近,站着端详着.[好象还有很奇异的香味.]闭上了眼,轻嗅着.
[是变种的蝴蝶花而已.]
简简单单的回答.道出了想要的答复.笑意愈深.
[哦.不过…真的很美丽.]
泽田纲吉喃喃着,着迷一样盯住了那花.
[的确是,不过…彭格列有什么事吗,来找我?]
就在泽田纲吉想要弯下腰仔细观望,六道骸问着.
[啊,差点忘了.我想…骸,陪我出去逛一会,行吗?]
听到泽田纲吉的请求,六道骸沉默了,[……行啊.]又笑着回答.
[太好了,那走吧.]
转身的瞬间,停留着六道骸的苦笑.


[云雀昨天回意大利出任务去了.]
在后背垂着的手,沉眼望着脚下的石子路.
[是吗.怎么了?]
六道骸依旧微笑着.不明意义.
[一点不安,不知道为什么.]
泽田纲吉抬起了头,微笑着.[我太乱想了对吧.]
[感到不安就不要想了.]
痛苦的语气,可是沉思着的泽田纲吉没有注意到.
[也…对…]未完的话,因此停止.
六道骸突然停下了脚步,弯下了腰,手握住了肩膀,颤抖地隐忍着.
[骸,你怎么了?!]
慌忙地蹲下身.
[…没…事,隐疾而已.不过是有时候会犯而已,过一会就好的呢.]
泽田纲吉扶起颤抖渐渐停止的六道骸.
[还是回去休息吧.]
泽田纲吉送去关心的眼神,却不由分说地半抱起骸原路走回.
为什么.没有说出声的话语.六道骸将头掩在肩下.


++++++++++++++++++++++++++++++++++++++++

亲爱的彭格列啊.
你明明就明白,云雀恭弥一点也不爱你,他爱的是迪诺.
他在你的身边,只是因为之前与迪诺承诺.
你明明就知道,爱你的人,是我.
但是,你却不敢承认,没有勇气承认.
还是像以前一样的懦弱呢.
总是像这样地来请求我陪你,忽视了我的悲痛.
我不过只能笑,抚平你的不安和躁动.
逃避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你太残忍,只是让我更加地感受到寒冷.
即使我已经不在水牢中,但我却像被你牢牢地禁锢回了灵魂的水牢.
我,恨你们.
我要将彭格列你,带入我的幻境,我编织的梦中.
而我,要陪着你去.
不再会孤独.谁也不会.

++++++++++++++++++++++++++++++++++++++++++


在无人的走廊,静静地走着.
听见细碎的响声.六道骸只是微妙地笑着,朝着声源走去.
更响了,声音.靠近了门的缝隙,直视到.
两具交缠的身影,色的发和金色发的交缠.
唇角诡异的弧度, 用手轻推,随着“嘎吱”声,门被开,笑着走进去.
空气中弥漫着花的香味,入梦的香.
白色床单上的两人沉浸,而察觉不到.
锐利的尖,被六道骸的手狠狠插进那肉体.
刺痕中,血溅留在白色的床单.污染了.
将叉的锐尖拔出,带着鲜红.
这个寂静的时候,一个脚步声在身后戛然.
转过头去.
[是彭格列啊.]
沾着血的衣服,发尖和脸颊.笑着.
[为…什么…]
带着颤音.
[为什么呢?]
连眼睛也笑地眯起.走过去.[因为我爱你吧.]
[…不…]
悲痛的声音突然停止,
六道骸倒了下去.用手支撑住.另一只手更紧地揪住胸口.
在痛苦之中,泽田纲吉下意识地迅速走过去.
[啊……]
尖端,刺进了胸口.
[我知道…你,知道,我…爱你.]
看着泽田纲吉不可置信地倒在自己的身边.
带着温柔和满足的笑.
一起走吧.
去我的梦境.
永远地沉睡在我的梦中.


噬骨的蝶,香味再次弥漫.
这样的爱.
这样带着致命毒的爱.
也随着幻化的蝶,从窗口,远去,消失在天空中.
再也不可见.


FIN

<1574字>

14:10 | А。Reborn同人.OLD|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CALENDER ]
07 « 2007/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ENTRIES ]
[俺终于搬家鸟]
[真的是修羅期嗎?!]
[血色童话]血夜番Ⅰ
死亡
[Pieces]

[ ARCHIVES ]
2037年06月[1]
2020年08月[1]
2011年08月[1]
2009年05月[2]
2009年03月[2]
2009年01月[1]
2008年12月[2]
2008年11月[4]
2008年10月[5]
2008年09月[5]
2008年08月[12]
2008年07月[12]
2008年06月[3]
2008年05月[3]
2008年04月[6]
2008年02月[10]
2008年01月[2]
2007年12月[4]
2007年11月[1]
2007年10月[5]
2007年08月[12]

[ PROFILE ]

NAME : ゼロ.ラブ蝶
Petname.
Iro/[零]

Like.
懒觉.趴窝.漫画.动画.小說.游戏.
以及泛生出奇怪的文字.

Dislike.
拖泥带水.自私自利.自我中心的家伙们

Cp.
一切骸受.纲攻.云雀攻.Giotto攻.小正可攻可受.白兰暂且攻.y大叔受.山本受.
KID受.爸爸与博士互受.
[目前]伊万受!祖国总攻!以及无节操发展!

Character.
懒惰.变化多端可能.

[ COMMENTS ]
雅爺[04.06]
阿布[03.21]
Owner[03.15]
阿布[03.14]
桃子[12.12]
零[11.30]
道月[11.22]

[ TRACKBACKS ]

[ LINKS ]
[哥哥雅]苑囿。
[孩子小乙]寂 靜 嶺 無 聲
[爷爷雅人]☠BEDROOM☠
[思]梯子`拖鞋`西瓜大棚
[Tol] {The_North_Pole.}
[阿塔]輪回の翼
[墨]孤独感百分之Zero
[red]塵光流年
[琉珈]假如有天他回來
[阿翅]四月一日君尋之人格爆發度。
[然]花傷敗
[銀]『純紀年。』
[茶]殊 途 同 歸 。
[爪]夢里花
[fish]Alice 的 紅  桃 紙 牌 。
[阿魔]空しき骸の森
[桃子]Elysion&middot;Abyss
[泱泱]草齋
[阿布]044号惡魔
[雅]苑囿会。[鮮網]
[雅]葬我。[鮮網]
家庭教師同好推廣會.
妖精的尾巴中文推廣.
豆腐团
鲜网.
+Crucify Desire+
{7漫。}
晉江原創;网
密魯菲奧雷中心推廣站
輪囬六道[骸總受]
醉生夢死
☆翼の夢★舞の城☆聯盟
[APH國擬人推廣處]托尼的朋友
[APH]國擬人中文推廣聯盟LP
[APH本家大神 ]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APH日丸屋先生作品輪]きたゆめまにあ
[APH法英專用]F*E navi
[APH東亞輪(露中韓日)]台極東
[APH北國輪(露波立愛拉白烏)]Soviet Link

Powered By FC2
Designed By ASIA SEASON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