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童话
 人类的技能:擅长欺骗自我/背叛/自私自利/自哀自怨
Copyright © 2017 血色童话, All rights reserved.
Category..|最新の記事未分類А。Reborn同人.OLDБ。殘缺思想.С。賀正.漫.画.D。賀正.人.Ё。雜物堆放.Г。血色童話系列G。Reborn同人.NEW
RSS + ADMIN + HELP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綱骸/隐骸中心] Chapitre de fin de tonalité de fin(慎.待更新)
2007/12/10(月)



Chapitre de fin de tonalité de fin




。First。



繁华迷乱的街道.嘻笑以及其他杂乱的声音混在温热的带着腥味的空气中.

一具一具,犹如行尸走肉的形体,看不见他们的五官,他们在这个喧嚣残酷的城市中手牵着手,他们生活在这里,呼吸着飘散着如同催眠药剂的空气,他们谈笑.

然而这个城市的他们,已经堕落,在不知名的地方,渐渐腐烂.

直至,化为植物最好的肥料,埋葬在潮湿的泥土中,被扭曲杂乱的根茎所吸收,殆尽.
——记. Dec.10.2010.


夏季.
太阳无情地灼烤着茶色的大地.
高耸的钢筋建筑物,被包裹着线条凌厉的半透明玻璃,反射着刺目的光线,几乎让人睁不开眼.
然而,汽车的鸣笛,在平坦如同不断延伸的直线的街道上纷乱,匆匆来往的人群逝去一波,再次涌上,生生不息.
仿佛没有人感受到那种犹如燃烧着胃部的强烈“热岛效应”.麻木不仁.

Ah——

幽寂的巷中,刺耳的失声尖叫.打破这僵硬的一切.

女孩流着滿脸泪水,惊恐地後退,放大的瞳孔是向外释放的恐惧的言语.
而后一阵阵脚步在警笛声中来临,最先到达的是一位名叫泽田纲吉FBI警探.
他看了一眼那个惊吓过度地依卧在地上,泪流不止地颤抖的少女,然后向少女战栗地抬起的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

尸体.被血红色所染的尸體.他的四肢被异常粗长的钉子钉在巷子尽头的灰色墙壁上.
而这面墙此时已经不是灰色.
然而这具尸体的头.手指.心脏.却不在他的身上.而是,静静地被如同半成标本,被挂在右侧的墙上.

“可恶——又是这种情况.”
泽田纲吉咬牙,眼神有点低沉,然后转头对随后而来的其他警官叫道:“紧急封锁现场!将这个女孩带回去!”

还未來得及聚集起人群的地方,已经被藍色的警戒带所隔离起来.
穿着深蓝色制服的FBI警官在周遭进行调查.
记者在安静地调查中突然如潮涌一般而来,刹那纷纷扰扰的采访声,和照相机嘈杂的”咔喳”声.扰乱了耳.

[当晚]

“现在进行纪实报道.”

新闻記者丝毫不帶情感,冰凉的声音,在空虛的机子壳子中傳來.

“今天早晨一名少女在繁华街巷发现一具被钉在墙上的尸体.这具尸体被残忍地挖去心脏,并被切下脑袋和手指,然后挂在墙上.
经身份检验.这具尸体的名字叫做……
警方根据此手法,推断凶手与十年前连续杀人案的凶手是同一人……”

“真是无聊呢.”
此时坐在这个咖啡馆中的人,以极其悠闲的姿态,从刻画著雅致图案的暗红木桌上拿起咖啡杯往嘴边送.
看着收音台边上的电视机中的新闻,发出懒散的评语.

“……在这个犯罪几率最大的城市.惊恐还在不断侵蚀人们.”
尽管有怎样的评语,新闻记者还是尽职地讲完他这个角色所需要讲的台词.
毕竟不管如此,这位记者也无法听见隔离著电视的观众的评价吧.

“哈哈.真是…太有趣了呢.”
刚才那位顾客,挠了挠深蓝的长发,放下手中遗留着残液的咖啡杯.起身走向收银台.

“美丽的髑髅小姐.结帐哦.”
他依靠在玉石制的台上,用轻佻地语气对台中微笑着的女子说.

“六道先生.你这么快就准备走吗?”
被唤作髑髅的女子轻笑着挽留他.收过被男子放在台上的印有国家主席严肃的头像的纸币.

“哎呀小髑髅你难道迷上我呀?这样我可就舍不得离开了呢.”
他伸手勾起髑髅的短发.在她的脸颊下轻吻.

“六道先生……”
红着脸捂住被亲吻的半边脸.

“啊啊.小髑髅明天見哦.”
这时候他已经半步走出门外,而转过上半身用手指在唇上轻贴然后抛出去,并眨了眨右眼.

髑髅走过去来到那个男人所坐过的位置,收起来余留暖意的杯子,左手怀抱着账目夹子,注视着远远离去的身影.直到消失在夜晚,展路着疯狂的暗色调的彩灯中.
玻璃门内外如相隔.


======

两边被堆满了生长着铁锈,在漫天而下的雨声中.加速侵略的机械废物.左手持着色的伞,站在这个被两面匍匐满了的墙壁所紧紧夹住的小巷中唯一可以落脚的地方.

泽田纲吉原本准备伸出敲击眼前,方才掉落了一些铁屑,显得残旧的铁门,已经曲起了手指安好地做出敲打姿势的手停在雨丝滑落的屋檐一下的半空中.
他用左手将伞微微向后倾斜,抬头凝视了一会,布满了纤细的细丝,苍白地略显淡灰,望不见边际的天空.忍不住叹口气.
明明昨天的天气还如此的晴朗啊!

——他到底是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的啊?

------记忆开始回转.

“真是糟糕的一年.本来年犯罪率就很高,现在就更忙了啊.”
在人影匆忙几乎搅乱视线,纸张声音不断,诺大的办公室中,泽田纲吉好不容易才将手中刚冲好的速溶咖啡安稳地解救出人堆.
“哈哈,纲吉不能这么说啊.这样每天可都是很充实的呢!”
仿佛阳光一般的山本武搔乱了他的头发.
“对了.这次进行分析后几个犯罪嫌疑人都出来了.”
山本武想到什么似的从一旁的桌上拿起文案交给泽田纲吉.
“为了这个东西我们可真是被云雀庭长教训地快死了呢.”
即使这么说着,山本武还是笑地很高兴.
啊啊——这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泽田纲吉想自己永远无法明白吧.

“什么?要我去监视!?”
泽田纲吉在听完山本武的话后.忍住喷出咖啡的欲望.
……为什么明明他这个最不爱惹麻烦的人不幸进了FBI还要落到这种不幸的工作啊.
“嗨,不要这么激动.那可是个美人的.啊,澤田,你真是得了个好差使呢.”
Dino穿着衬衫,不知道从哪边走出来慕地发出感叹.
“被云雀前辈听见你会死的.”
泽田纲吉恨恨地瞥了他一眼.“咦,云雀前辈?”惊讶地叫了一声.
“……啊.”
Dino艰难地转过头去.他看见面无表情的气势雄.豪.的云雀恭彌厅长,冷冷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消失在来来回回迅速闪动的人群影中.
“……等等,恭彌——“
当机在4秒后结束.人影一同消失.
“……唉.明天,果然还是要去那里啊……”
泽田纲吉的视线从人堆里转回,垂头又喝了一口渐渐冷下来的咖啡.

------在回忆中突然惊醒,察觉到此时自己的右手在雨水中已经变得僵硬.一脸尴尬地舒展着手指,才准备去敲击那扇门.
“有人吗?!”他打探.

“Hi!有人吗?”
没有人来开门,于是他再次敲响门.一阵沉默,然而门那边却传来一阵水淋声.
在洗澡?泽田纲吉仔细听后猜测道.
“请里面的人快点开门.”
泽田纲吉向后推了一步,提高音量喊道.

——“等一等.”他隔着门隐约听见混稀在水声中喘息的答应.

“谁呢?”
门在水声戛然而止后随着脚步渐进而被打开,发出陈旧难听的嘶哑的声音,掉落了更多红色的铁屑..
泽田纲吉看见了那个昨日在记录上早已赏视过的人.然而发现如此截然不同.裸露着上半身,及腰并且向下滴着水的深蓝长发,在肩上挂着半湿浴巾,低垂眼线的深蓝眼瞳的美丽男子.
“Hi.我说,不能这么轻易打搅别人的美妙时间哦.”
泽田纲吉看着这个男子皱眉依靠在门框上轻吸气,仿佛刚刚进行过猛烈的肺部运动,从口中缓慢地吐出字语,唇显得有些迟钝.

“我是FBI联邦调查局的警官泽田纲吉.六道骸,你涉嫌杀害数十条人命.现在需要进行调查监视.”
泽田纲吉愣了愣,然后抽出衣袋中的证件.

TBC.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1:26 | D。賀正.人.|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2769綱骸]像愛你一樣愛你(給雅,紀念相識1月)
2007/08/23(木)
紀念2007.7.18.1:52pm
迄今和老公仔阿雅相遇1個月.


+++++++++++++++++++++++++++++++++

澤田綱吉抽動著麻痹的身體,泣不成聲.[骸——骸——]
六道骸右手拿著銀色的刀片,用著既瘋狂又平靜的表情,他優雅地抬起澤田綱吉的右手,和自己的左手並靠.
六道骸用手指撫摸他和他的血紅色的血管和青色的經脈.
[你知道嗎?這種顏色有多美,多麼讓我癲狂.愛人的顏色啊.]
六道骸低下頭親吻他們的手腕,和絲紅.
[我多麼想品嘗它的味道.]
陶醉一般,六道骸輕呻吟,他用顫動著的冰涼的薄片.[等了很久很久.無數夜晚興奮地睡不著]
抖動的金屬的涼意和澤田綱吉抽搐不已的肌膚踫觸.
[再一點,再一點.]他就就能嘗到他的味道了.
[綱吉你為什麼要哭你為什麼要害怕.只要輕輕一劃呀.]
六道骸滑動手裏的刀片,亦輕亦重,痛感在澤田綱吉的經絡裏迅速傳送.
鮮血在沾了紅的質白皮膚上泛開,大片大片湧出.肉,皮膚,血.看不清,分不清.
六道骸用他的舌親吻他的傷口,用他的唇沾染他艶麗的血液,用他的喉嚨吞噬他的滋味.
[綱吉你不知道,愛人的血有多麼甜.不想嘗嘗看嗎?]他溫柔地令人寒顫.
澤田綱吉只是抽搐地更害.[不——骸——]
六道骸也在自己的手腕劃了一刀,不.不是.
他一刀,一刀,不斷地下劃.刀早已經被血浸泡,肉泛開,遺帶著鮮甜的血.
刀子在興奮地不知痛覺的右手,還有大肆地氾濫了眼淚的眼下,終於掉落.
[不要,我不要——]染上澤田綱吉的臉,是血還是淚.他覺得他已經被噁心和麻亂的悲痛溢滿.完全感受不到自己右手的傷口潺潺流動著血色的痛楚.
[綱吉呀,綱吉.你一定要嘗嘗看.]
六道骸將大肆流湧血的傷口對著澤田綱吉因不受控制而張大的嘴.血大片湧落在澤田綱吉的口中,他的臉頰,血順著他的皮膚流到他的衣管內,在火熱之間竄冬動的鮮血美妙地綻放在他地頭髮,他的皮膚,他純美的衣服上.
[綱吉你為什麼不說話.為什麼不說呢.]
澤田綱吉被浸濕了腥味的口,他想嘔吐,不住地嘔吐,仿佛要像把酸液也吐光.六道骸和大幅度晃動的身體卻不給他一點機會——
六道骸吻住了他,用喝了他的血的唇吻他,用被他的血液侵蝕的舌糾纏他.
他喘不過氣.
他昏迷在被漆染了血液的牆壁前.

雲雀恭爾在光線昏暗不明,散佈了幽暗燈光的酒吧坐台看見.
六道骸獨自坐著,光下他虛幻的面孔,他用透明而華美的玻璃杯喝酒,滲滿紅色液體的玻璃杯.
他獨自喝著,不清楚他呢喃著什麼.
血腥瑪利亞?雲雀恭爾想.
六道骸右手似乎突然不穩,紅色液體濺落在他的臉頰和左手腕上.
他勾起手指抹去臉上的液體,然後舔去它,並一帶舔去他手腕的白色繃帶上的沾液.
他忽然停住目光,用近似喜的眼神看著纏繞繃帶的手腕.
[綱吉…綱吉…]雲雀恭爾幾乎覺得這是錯覺.渺茫地縈繞在耳邊.
他迷茫在錯覺中,突然看不見任何東西.
等待他的景象.
紅色液體早已被嗜盡,搖動了很久的玻璃杯,這刻暫止.詭異地臥落在模糊的臺上.
人也已經不見,只有冰涼的氣體.一切似乎從來沒有發生,誰也沒有坐在那裏,喝血的液體.

[綱吉,綱吉.我來了.]
六道骸歡喜地開了門.
[綱吉,你——]
嘴角的弧度突然僵硬,他僵立在怦然關上的門前.
落眼一幕.
透色玻璃,巨大罐器,管道,蒼白而冷漠的機器,還有滿滿的鮮紅.
澤田綱吉被浸泡在透明的玻璃,仿佛透明的血液裏.
紅色的臉頰似乎還鮮活,低仰的頭,垂下的四肢.仿佛安靜地沉思.
[綱吉,你很不乖,和我捉迷藏呀.]
六道骸走過來.他笑著.[綱吉真是笨蛋,竟然躲在這麼容易抓住的地方,唉.被我看到了呦.我要懲罰你.]
很厚很厚的玻璃.六道骸用雙手,敲碎它,不給它留情,不給自己留情.
頃刻,血不被束縛,爆裂開,躍滿了他每一寸身體,染紅了他的左眼.
玻璃碎片紮在他的手指和手背上,血和血的誰在攪拌,誰和誰的血交融.
六道骸撐起澤田綱吉的身軀.
[綱吉綱吉好過分,不能在被我懲罰之前睡呀.]
六道骸親吻他沾了血和不沾血的每一點膚色,他吻他緊閉的眼皮和鮮紅的唇.
[我要懲罰你呀.]
[我想告訴你呀.]
[綱吉呀.]
他們坐在灌了血液的地板上,被無數的紅色玻璃片擁抱.
六道骸著迷著,虛影投射在身後.
[我好愛你的血的味道.]
[像愛你的血一樣愛你.]
[而血是你的.]
[因此.我像愛你一樣愛你.]

世界變成了純粹通透的紅水晶匣子.
浩瀚的紅色宇宙,它編織著,紅色的星球,紅色的真空,紅色的碎片隕石.
擁抱在猩紅的死亡之間,他們吻別.


FIN

《1670字》


12:47 | D。賀正.人.|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1869雲骸]8月1日的節日,終結的游戲(阿狂生日賀禮)
2007/08/23(木)
[真膽小,你在怕什麽呢——]
單手環在雲雀恭爾的的肩上,埋在他的頸項上惡意地輕咬.笑意未減.
小小顫抖着的銀制拐狠狠撞擊在下颌,痛覺的傳導麻痹了手指,六道骸不在意地向后退去.
[說中痛處,所以發怒了?]
譏諷而狡詐,六道骸握住了那冰凉的鐵制品.
[哼.你到底想在我這裏取得什麽.]
雲雀恭爾狠抽出被緊握的拐子,斜眼看見了那白質的手里眩眼的血條.
[也許是——誰知道呢.]
拖長了音,聽不出任何一絲的變化.
[四個月,僅僅四月.]
流散開的聲音,空氣中,沒有透露的語氣.
不語,雲雀恭爾瞇起的雙眼,仍然淩,卻有蕩動.
膽怯,膽怯地不願講膽怯表露.這就是你,雲雀恭爾.
[這麽說,沉默是代表,開始嗎.]
六道骸染血的右手,劃過雲雀恭爾的臉頰,留下的紅,反襯了他蒼白的膚色.
懼怕這游戲,卻又不願讓人知道你的懼怕.
你,害怕的是我給你牽動.甚至更深的羈絆.
那麽,我更要深深地嵌進你的血肉,永遠去除不了的痕迹.


Game Start.


不走嗎?恭爾.
六道骸着手牽住了那不滿的另一只手.
雲雀恭爾感受到覆上的溫度,只是急切地想抽離.然而,並不能像先前一樣在那裏輕易地留下擦痕.反之被裹地更緊.
恭爾吶,如果你那麽做,我會很疼的.
六道骸微笑着,舉起了被自己禁錮在掌心中的手,在他的眼前晃著.
放開.
趁此時,雲雀恭爾再次狠抽出手,在這只左手心上,覆蓋上了尖利的指甲印.与那只右手心中仍微紅的條輝映一樣.
真的非常痛呢.不過,這是恭爾送給我的,我會很珍惜的哦.
六道骸向下斜的臉,展露著雲雀恭爾的”杰作”的手被他注視著.接著的手指尖在泛著血的細條上滑過.是綻起溫和的唇紋.
你真是變態.
雲雀恭爾說了,冷眼.明明手軸顫動著,掩飾不去了.
是這樣嗎.我是變態.那,恭爾你是什麽.
相對著透明的指甲,殘留著六道骸的鮮紅.在他的手軸上,如同透過了襯衫,冷漠地繞著.
是膽小鬼嗎?
貼著雲雀恭爾的耳垂,呼出的熱氣讓他的顫動起了更大的弧度.雲雀恭爾直視著,不見六道骸那詭异的笑意,在他耳邊開地旺盛.
悶響聲,六道骸被重重地打落在地上.嘴角溢著的血格外的鮮明.
真是經不起調侃呢,恭爾.
拇指向拭著血,唇被調上了猩紅,艶麗妖异.
雲雀恭爾轉過了身,六道骸看見他的手正箝著軸部,顫動沒有减弱.那血讓它更劇烈.加快了脚步,雲雀恭爾的身影若如晃動著消失.
吶,恭爾.你真的,很膽怯.
但是,膽怯讓你更逃脫不了.


恭爾……總是帶給我傷痛,消失不去的傷痛哦.
被壓在床上,上方的人手中沒有絲毫的柔,每一個動作都狠很刺痛了六道骸的身體.
唔...嗯…
呻吟和語言讓動作變本加.濃重的疼痛只是使快感强烈.
雲雀恭爾粗劣的手呃上六道骸的頸,青紫的掐痕.顫抖的手最終放開.六道骸重重地咳.
害怕了嗎?
六道骸惡劣地笑.換來雲雀恭爾在他的下身猛烈的抽動.

你別妄想從這裏得你想要的.
雲雀恭爾冷冷地望,
那你爲什麽要在我身上留下你的傷痕呢.
柔和的眼神,回望.

空蕩蕩的玻璃杯,被盛滿了水,透不過氣.
搖搖欲墜,仿如要從桌角摔落地面,粉身碎骨.


今天是8月1日.
這是恭爾你的節日呢.
是的,從今年開始這就是你的節日.
也是我的節日.

六道骸,你讓開.今天,游戲已經結束.
似乎從來沒有停止過的顫動依舊持續著,只不過日漸地加重.仿如慢性病一樣,每過一天病情則越重,慢慢地侵蝕.即將的面臨最終的解脫.
不是哦,今天,是最后一天的游戲呢.
夜晚的月很清冷,映了六道骸同樣清冷的面,和笑容.
可是,裏面的喜火熱地明顯.
雲雀恭爾只有疑惑.難道他很期待游戲地結束?
心臟,很濃很濃的,被抓住,如同快要被揪出來.
慌了,雲雀恭爾慌張了,他知道這种感覺是什麽.他不願意面對.
恭爾哦.你看,你的手都不穩了呢,正很害地抖動著.
六道骸撫摸上那痙攣的手指.
恭爾真膽小,在逃避嗎.
六道骸的另一只手,冷冷地貼在雲雀恭爾地心臟前的胸上.身體也覆上去,同樣依在懷中,色的發積壓在手背.
滾開,給我滾開!
欲推開在自己懷中的身體.雲雀恭爾,始終膽怯.
但是膽怯,讓他愈不能逃離.雲雀恭爾感受到被牢牢地牽禁.
恭爾不能忘記,不能忘記我吶.不然我會很傷心的.
手放走了不安分地戰栗的手,轉移向雲雀恭爾的背部.

雲雀恭爾不可置信地睜大了眼.
三戳插從後背刺穿了他的心臟.
一瞬間停止了的顫抖,仰起的头,软倒在六道骸的頸邊.
血涌動著,濺滿了六道骸溫柔笑著的臉.艶美至極.
在雲雀恭爾一樣染血的唇上輕吻.
近似邪异.走廊上,是紅,渲染了兩個人的愛.

這樣,你就會永遠都記得我了吧.恭爾.
這樣,你就永遠也無法膽怯地逃避了吧.
我愛你,恭爾.
所以,永遠記住我.
你忘記不了我,也不能忘記了.

晚安.
恭爾.
帶著烙有我的記憶,入睡.




Game Over
游戲結束.雙方出局.




吶.
恭爾.
今天是你的節日.
是你死亡的節日呢.
也是……我永遠地刻下愛的節日.

游戲結束の日.

月色黯淡.
空氣,已不壓抑.卻沉悶.
灰色而精緻的棺材里.
合著目的人,相擁.
薔薇荊棘,有著生命一般,牽上灰色的漆面,反反復複地回繞.
就像,鐵鏈.
束縛了.
已經,離去不了.




<1966字>


FIN

12:40 | D。賀正.人.|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CALENDER ]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ENTRIES ]
[俺终于搬家鸟]
[真的是修羅期嗎?!]
[血色童话]血夜番Ⅰ
死亡
[Pieces]

[ ARCHIVES ]
2037年06月[1]
2020年08月[1]
2011年08月[1]
2009年05月[2]
2009年03月[2]
2009年01月[1]
2008年12月[2]
2008年11月[4]
2008年10月[5]
2008年09月[5]
2008年08月[12]
2008年07月[12]
2008年06月[3]
2008年05月[3]
2008年04月[6]
2008年02月[10]
2008年01月[2]
2007年12月[4]
2007年11月[1]
2007年10月[5]
2007年08月[12]

[ PROFILE ]

NAME : ゼロ.ラブ蝶
Petname.
Iro/[零]

Like.
懒觉.趴窝.漫画.动画.小說.游戏.
以及泛生出奇怪的文字.

Dislike.
拖泥带水.自私自利.自我中心的家伙们

Cp.
一切骸受.纲攻.云雀攻.Giotto攻.小正可攻可受.白兰暂且攻.y大叔受.山本受.
KID受.爸爸与博士互受.
[目前]伊万受!祖国总攻!以及无节操发展!

Character.
懒惰.变化多端可能.

[ COMMENTS ]
雅爺[04.06]
阿布[03.21]
Owner[03.15]
阿布[03.14]
桃子[12.12]
零[11.30]
道月[11.22]

[ TRACKBACKS ]

[ LINKS ]
[哥哥雅]苑囿。
[孩子小乙]寂 靜 嶺 無 聲
[爷爷雅人]☠BEDROOM☠
[思]梯子`拖鞋`西瓜大棚
[Tol] {The_North_Pole.}
[阿塔]輪回の翼
[墨]孤独感百分之Zero
[red]塵光流年
[琉珈]假如有天他回來
[阿翅]四月一日君尋之人格爆發度。
[然]花傷敗
[銀]『純紀年。』
[茶]殊 途 同 歸 。
[爪]夢里花
[fish]Alice 的 紅  桃 紙 牌 。
[阿魔]空しき骸の森
[桃子]Elysion&middot;Abyss
[泱泱]草齋
[阿布]044号惡魔
[雅]苑囿会。[鮮網]
[雅]葬我。[鮮網]
家庭教師同好推廣會.
妖精的尾巴中文推廣.
豆腐团
鲜网.
+Crucify Desire+
{7漫。}
晉江原創;网
密魯菲奧雷中心推廣站
輪囬六道[骸總受]
醉生夢死
☆翼の夢★舞の城☆聯盟
[APH國擬人推廣處]托尼的朋友
[APH]國擬人中文推廣聯盟LP
[APH本家大神 ]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APH日丸屋先生作品輪]きたゆめまにあ
[APH法英專用]F*E navi
[APH東亞輪(露中韓日)]台極東
[APH北國輪(露波立愛拉白烏)]Soviet Link

Powered By FC2
Designed By ASIA SEASON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