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童话
 人类的技能:擅长欺骗自我/背叛/自私自利/自哀自怨
Copyright © 2017 血色童话, All rights reserved.
Category..|最新の記事未分類А。Reborn同人.OLDБ。殘缺思想.С。賀正.漫.画.D。賀正.人.Ё。雜物堆放.Г。血色童話系列G。Reborn同人.NEW
RSS + ADMIN + HELP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家教同人,无CP]Gluttony(饕餮)
2008/07/05(土)
Gluttony

妈妈吃掉了我的曲奇.
但她还是说很饿很饿.
妈妈好奇怪.
为什么妈妈总不断地往喉咙里塞东西一边喊着好饿好饿
为什么妈妈的脸颊是红色的.
为什么妈妈在咬生肉
为什么妈妈的嘴唇好红
为什么爸爸在红色的地板上睡地很香
为什么妈妈抹去了嘴角红色的唾液
为什么妈妈站起来对我说:孩子,我好饿


蓝发的孩子抱着打着补丁的兔娃娃,一边哼着不成调的歌.
他看上去像个疯孩子,奇怪的发型,坐在床头摇动双脚,自娱自乐地唱歌.
神情专注,似乎什么也无法把他从个人世界中拉出来.
“阿.”歌声戛然止住,异色的瞳孔散发着幽暗的气息,孩子想到了什么,拖着布偶跳下高高的床架.
似乎是由于身高原因,可怜的玩偶随着孩子的走动被散乱在地上的物品一下一下地颠动着.
“母亲,我饿了!”孩子对着卧室里大喊, 却得不到任何回答.“母亲?”

続きを読む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9:06 | А。Reborn同人.OLD|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纲骸/云骸] Be spoons on
2008/01/31(木)

我好愛你好愛你,綱吉
你知道我有多么多么愛你嗎?
就像這樣在你的身上和我的身上不停地刻下“我愛你,愛你.”一样.
纲吉呀,即使我錯了,即使我錯了,但是我还是愛你愛你.
纲吉你不要怀疑我的愛.
我阿,因爲愛你愛你,所以每時每刻都在伤害自己呢.我相信,我认为這樣你的愛就會深深地留在我的身上,留在我的脑浆里,留在我的血管壁上,留在跳动的心脏中.
綱吉綱吉,你看到了嗎?
我對你的愛是這麽深這麽深.
所以你不能拋弃我.
如果你拋弃我,我就会像野狗一樣无处是家,我会像幽魂一樣飄蕩,我找不回回家的路.
我会被人欺負,我会到处流浪,我会帶著溃烂的傷口走在沉重的鉛路上.

Therefore, please forgive me, forgive me.
I love you as always.
My loves never fade, even for a bit.

——他第一次看见他,他笑了.
——他第二次看见他,他哭了.
——他第三次看见,他用布满泪痕的笑脸对他说“I love you”.

像孩子一样瑟瑟发抖.
[纲吉…纲吉.为什么不带我走.]
[这个世界好暗.我什么都看不见.]
[带我走吧.我想离开这里.]
[为什么我还要留下.为什么你残酷地将我留下.]
温暖的液体布满了瞳孔下的皮肤.
[想和你见面——纲吉]
[我真的很爱你.]
[别把我抛弃.]
孤助无缘,无力地将四肢撑在白色的雪里.
纲吉——
真的好冷,好冷好冷好冷.
没有你的世界好冷.

The world has no bright,
there is no your body temperature,
Everything is all so pale.

云雀恭彌撑着伞阻挡下落的雪,走在已经没有人的夜里的路上.
他在这条路上,第一次看见了哭地那么凶的六道骸.
他凝视着那个边哭边喊着“纲吉,原谅我,别抛下我”的人,直到他哭地不再出声,而是静静地俯卧在雪地中.
他知道泽田纲吉,也就是六道骸的爱人在前不久死了.至于死因,他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似乎有什么东西催促他将眼前哭地昏去的人捡回去.
云雀恭彌皱着眉毛,单手将昏迷过去的人抱入怀里,向回家的方向走去.
即使他并不了解自己会这么做.带一只腐烂的水果回家?
云雀恭彌抚摸那个熟睡的安详的面庞,像孩子一样纯净的表情,睫毛很长,皮肤过于苍白却很令人惊艳.
完全不像平时露出的狡猾和戏谑.
对于云雀恭彌来说,这应该是很具有收获的一天.让他看见了他不为人知的一面.

接连几天的早上,虽然他已经醒了,但是却如同迷失在梦里一样,远远注视窗外的天.
虽然他会按照作息时间在夜晚入睡.然而,每次在深夜云雀恭彌做完手术从医院回来的时候,总会发现六道骸在做梦.有时笑地欢,有时却在哭.
还有一次,云雀恭彌看见他边笑边哭地说“我爱你”.
看起来精神上很稳定,其实他不过是活在回忆里面了,到了晚上就会在梦里回忆过去的事,然后在梦里重复过他的生活.
云雀恭彌试图找心理医生来,但是全部都没有用.他们给他的回答只有“摇头”.
他挑着眉毛,讽刺着“果然全部都是柔弱的食草动物,没有一点用处”.他开始思考自己对六道骸做出的名为”关心”的举动.
本来应该是一尘不变的时间,六道骸应该还在持续他的梦.
云雀恭彌本想回来为他盖好抖落的毯子就去睡觉.
回来后,他却看见那个人醒着,醒着打开他那瓶白兰地,一停不停地喝,一停不停地哼着歌.
他看见他醉着对他说:“今天这么晚啊,纲吉,等你很久了啊.”
突然,云雀恭彌的嘴角僵硬了,他觉得心脏里有一块叫做“嫉妒”的东西在抽扯.
“纲吉,我们做爱吧.”六道骸突然扯过他的衣领,吻他的唇.
云雀恭彌的理智在叫他“扯开”,而情感却促使他拥抱他.
明明云雀恭彌不想被施舍,不想去沾染的他人的东西.或许他将他捡回来,一开始,一切都是错误.
他就在这天晚上抱了他.
等到云雀恭彌醒来,他看见身上都是吻痕和乌青的身体,过了一会,那个身体的主人也醒来了.
云雀恭彌又一次看见那样的六道骸.
他怔怔地看着自己的身体,他流下了眼泪.
喊着“对不起,对不起,纲吉,原谅我,原谅我”.
他歇斯底里地扯着深蓝的长发,无可抑制地流泪.
云雀恭彌第一次那么慌忙地,上前钳制住发疯似的人.
他将扯着自己头发的手扯开他的头发,将六道骸压制在怀里.
他也是第一次哄孩子一样地对怀里的人说:“你没有错,泽天他会原谅你的.”
六道骸再次回到了以前的样子.
这一次,云雀恭彌将他带去了精神病医院.
他每天都会来探望他,他每次都会看见穿着蓝白条交错的病服的人抓着屋顶的铁栏杆的人远远看着浮云.
他知道他永远都不会转过头来看他云雀恭彌,但他还是每天都会来.
他知道他永远都不会回过头来叫他一声”恭彌”,也永远无法让他脱离梦境.
直到那次他看着他笑着说:“纲吉你不来找我,那么我来找你.”然后从6层高的楼上落了下去.
以后,云雀恭彌再没有来过.


Love, love,
love deeply,
but have no final outcome.

23:30 | А。Reborn同人.OLD|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10年27/27/69]Selben bringen Allee zurück
2007/12/08(土)
孩子我迟来好久好久的生日贺礼TUUUUUUUT




“没有任何的退路阿.”
若果是以前,他可以躲在角落哭泣,受他人的欺辱,毫不还手.因为他没有可以为此反抗的负担.

“战斗吧.”
少年握紧被炽热的空之焰烧灼的手.他转头看见他的家庭教师隐藏在帽沿下的微笑,以及,同伴们的喜悦和赞赏.


骸——还有同伴的生命,都在那旺盛的火焰尖闪动着光芒.


少年坚韧的眼神直视前方.如此懦弱的他终于下定决心.


“已经刻不容缓了.”
泽田纲吉看着众人如是说道.





[VONGLA总部]




躺在kingsize的床上,泽田纲吉任意将四肢扩散.被打印着色字体的白色纸张下均的呼吸声.
这是决定的第二天.出发的时候.

“啊…好刺眼.”
覆盖着脸的那几张文件被谁揭去,阳光终于透过眼角肆虐.迫使他睁开双眼.


“碧洋祺?”
难受地捂着头,抬头看见手环在胸间俯视着他的人.


“今天就是潜入密鲁菲奥基地的时候.别忘了你昨天说了什么.”
碧洋祺的神情有些复杂.”纲吉你现在跟我走.”

“啊,我?做什么?”
起身整理衣服的动作突然停止,疑惑地转过去.

“走就是了.”
没有做任何解释,而是径自走出门外,少年依旧不解,却紧紧跟上去.





[郊外]






几声清脆的键击.

随后,耳机里的声音:吡--您好,VONGLA总部,请报出姓名或者暗号.

是某种机器所发出的声音.

“我是--Vongla十代目,泽田纲吉.”

坚韧成熟的声线在一片荒凉中,伴随机械僵硬的人工智能确认.

耳机音再次:吡--声纹确定,正在帮您连接请稍候--------


“喂——碧洋祺,好久不见.”


————



[VONGLA总部]





一阵脆耳却略带沉重的脚步在走廊上回响起来.
声音随着接近越来越响,越来越清晰.

“就是这里了.”
碧洋祺停下脚步,将手覆在门左边的屏上,进行智能身份验证以后,垂下头打开门.”进去吧,你就在这呆一会.”


“到底做什么?”
泽田纲吉从碧洋祺后走过来,不禁微微皱起眉望着这个带领他来的人.

“别管这么多.进去.”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里面有你一定会想见的人.”


将信将疑地走进这个漆漆的房间.
“好.”不满地嘀咕.”一盏幽暗的灯瞬间亮起.
此时,泽田纲吉才能较为勉强地看清楚.


“原来这里还有这么大的房间…明明没有人啊…咦?”

仰起头.他看见:

大屏幕上连接的图示正不短闪烁着.

“这是什么?”
启唇.耳畔间,不知从哪里穿来的机器运作的声音.

直到这种声音停止——
“:...你听得到吗..”


泽田纲吉睁大了双眼.为什么这个声音如此的熟悉.
“你……你是谁?”

“:我...是你.”
另一边传来风吹动树枝的声音.


“..什,什么..?”泽田纲吉走向屏幕的步伐犹如被抽去齿轮的机器玩具.


----


“我…是你.”栗色长发遮盖了双眼,

“没错,我是十年后的你.”唯见风中的唇角,在机械话筒边张合.

----



一直想逃离这个梦境,因为在这个梦里

:我害怕得不敢醒来.

"他"告诉我我这几天以来听到的都不是真实,

"他"说这一切并不是一场意外而是计划好的.

无知—害怕—迷茫—渐进—了然—决心—

然后仅仅在如此轻易的话语中被冲击.


—愤怒—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良久的沉默.

然后结束在,震耳的血肉与铁制品撞击的声音.

“既然你没事为什么还要十年前的自己和伙伴来冒险?!”

泽田纲吉愤怒地拍下屏幕前铁制桌子.微微红肿的手,疼痛似乎消融在怒气里.

“你这个混蛋.你到底在想什么!”

“有什么事能比伙伴更重要!”
另一头,另一个泽田纲吉,微微提高了坚韧的声线.

“纲吉..”垂下眼帘,如同无奈的语气.

“什么…”
这位少年泽田纲吉,完全无法明白.十年后的他到底是如何想的.

“纲吉.”
他再次重复了这个名字.他们共有的名字.


“……”
他到底要做什么?泽田纲吉沉默.

--------


“纲吉这不只是你的名字也是我的.”
这个成熟的男子,将头轻轻垂下,凝视着冰冷的通讯工具.
“等十年后,等你长大以后,你就会明白——”


他闭起眼.双手支撑着上身.停顿了一下.
“那件事.”

“本来是没有与你通话这个打算的,交给云雀学长和大哥我很放心.”


他听见话筒那边有轻微的骚动.他知道以前的他必定会起骂,反驳他.


压低了声线,如同不让话题被抢去,立即又接下去说.
“但还是放心不下你们...”


“没有时间了啊.”这个男人仰回了头,直直地注视着天空.


“辛苦你了,等往事后我会叫帕格尼尼尽早送你们回去的,对不起……”
声音地响度在愧疚中逐步降低.

--


“你在说什么啊!!!”
终于等到那位少年能够插话的空隙.一如十年后的他一样理解.满满溢出的生气的语气.


“你知不知道突然被带到十年后并且还得知自己已经死去的时候我有多害怕!刚…”

激动的语气让他无法将整一句长长的话说完.猛然吸了一口气.
“刚刚知道自己原来并没有死时有多开心多高兴!”


“…你却说你还要去冒险.”怒气也在渐渐转变,担心亦或是其它的什么.


“..哈哈,如果我能永远不要长大,永远和你一样就好了…”
那种细小的抽泣的声音在泽田纲吉感到对方的惊讶以后出现,这让他完全不知所措,狠狠睁大了眼睛.
难以相信那个他竟然流泪了.



“对不起让你提早看到了所有的残酷……”
这样的话,让泽田纲吉做不出任何的反映.脱口而出的字.
“你…!!”


“再见.”
对方却突然如此说.


而后.只留下机器沙沙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中回响.
“狡猾的……混蛋!”拳头敲击屏幕.


到底是什么——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年后的泽田纲吉,凝望了一会被自己关闭的通信设备,而后将之拽下.


“这将是我们共同的战役.”
将手中的设备扔在地上.毫不犹豫地踏开脚步.飘扬的长发.

背影在一片青绿中消失.


在长地高高的杂草丛之间,被人踏过留下长长的下路,一直延伸向远处.

似乎有银色的东西在从苍绿中闪烁着光.


一块指示牌,上面刻着被损坏地几乎看不见的5个字:复仇者监狱.




.我.来了.
18:35 | А。Reborn同人.OLD|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雲骸+綱骸]No. zero sickbed
2007/10/20(土)



陽光明媚,越過樹杈,落入敞開的窗,散落在淺色的藍白條相間的襯衣上,很暖,很舒服.
[吶.這種天氣果然很適合出去和別人郊遊吧?]

獨自地笑著.[雖然只有我一個人.那麼還是我一個人出去吧?]到底有什麼人可以問的呢.

[但是為什麼犬和柿不在呢?還有可愛的髑髏也不見了很多天.這麼多天他們都在做什麼呢.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在這裏呢?]

風吹過,捋起散亂的長髮嵌入耳根後.輕揚了很高很高的簾子.很白,一切都這麼白.仿佛,從來就模糊了存在.



一個翻身越過高高的牆,輕鬆地撣了撣手中的塵灰.

[呀.還是這麼容易.]很總結性的話語.

[六道骸你——給我滾回來——]
[恩,怎麼好像有人在叫我?]走了幾步,停住腳步,滿臉迷茫地轉過頭.稍時,悄悄地在唇角斜起弧度.仰頭看了看粹然純藍的空.只是回過身.繼續往遠處走.[大概…聽錯了吧.]

毫無目標的,就像迷路的孩子,蕩悠在一片小小的森林中,即使腳步很輕慢很散碎.卻即將在踏著下一步的時候忘記了上一步的自己做了什麼.

自己,又是什麼時候開始如此地健忘了呢?

急刹車一樣怔怔地停下.
以前,自己又是做什麼的,又有什麼職業呢.自己的眼睛為何又會是這種奇異的雙色呢.

他始終無法理解,使勁地想,卻茫然一片.
可能,他是從來沒有存在過的人吧?

[哪里…這裏是哪里呢?]以前從來沒有來過這裏,這個熱鬧的城鎮上.
腳步,是如何在自己無意識的時候不知不覺來到這裏的,令他實在費解的很.



穿越在嘈雜的人聲之中,感覺自身在這之中孑然的格格不入.

純白藍條格的衣衫,在斑斕華麗的潮流中就仿佛如獨立於雞群的白色的鳥鶴.如此顯眼,蒼白.

沐浴在一雙雙眼睛奇異,驚豔和帶有階級歧視一般的目光下,卻木然地行走.
吶,是被當成了出賣身體的人了嗎?自己又何必在乎,反正誰也不認識我吧?

刹那的雨滴刺刺地落在眼角上,有一點疼.伸手抹去淚一般晶瑩的水珠.
雨.大了.


我獨立於磅礴的雨中,蒼茫的不知所措.我應該像他們一樣跑去躲雨,還是應該站在這裏直到雨停呢?

雨聲掉落在耳畔,擾亂了思維的運轉.衣服已經濕透了,緊緊貼在皮膚上,皺皺眉.很難受.

彭格列和小鳥在做什麼呢?
驚愕於自己的疑問,”彭格列”和“小鳥”是誰?吶,仍然不明白呢.或許遺忘才是好事吧.

心有點痛,就像裂開的傷口被浸在鹽水裏一樣.然而自己安慰自己,遺忘了的東西應該是不重要的.

視線中什麼時候有一個和我一樣站立在雨中的人了呢.然而最大的區別是他撐著褐色的傘,靠在路口的路牌上.
是一個孩子.很獨特的是他的表情氣質.
因此我轉過臉盯了他一會,由於抬起頭,雨水便毫不猶豫地滴在眼珠上,無法免除的澀疼.

抹了抹淋了水貼在臉頰上的長髮,走上去搭訕.在這除了我和那個孩子沒有任何人的,洗刷了繁華的街道上.

[嗨.怎麼不去避雨呢?]
聽不見他的回答,冷漠地斜了我一眼,又轉頭.

唉唉.真夠無情的.
[為什麼一個人在雨中呢?是在等人?]
而我饒有興趣地繼續問.看到他猛一震的身體.我知道我說中了.

[恩……]
他用不似孩子的聲音回答我.

[吶.你媽媽呢?]
掃了掃睫毛上不斷積壓的水,倚在同一個路牌上.惡質的本性,讓語氣帶著戲弄.

[……骸?是六道骸麼?!]
身後突然傳來逐漸轉變為驚異的聲音.

[唉?]
遲疑了一下,直起腰轉過身.過程中我看見那孩子原本開口說話的嘴閉上,卻睜大了眼.

[竟然真的是你!混蛋這2年去哪里了啊?害首領這麼傷心!]——[首領你快出來!是骸!]
一個身著色西服撐著色傘的人,有著和那個孩子一樣的銀色的短髮的人,只不過更為成熟的臉.

他說著令我莫明其妙的話,然後轉頭對不遠處的色轎車叫喊.
然後我看見從車裏出來一個人,慢慢地撐起色地傘.當傘逐步被放高後,我看見他的相貌.那一刻,似乎脈搏被冰凍了,心臟停止跳動.

[獄寺,怎麼幾年了還是這麼不沉穩.你剛才說什麼?]
我能確認這個堅毅的眼,必定經歷過不少的磨難.褐色的短髮,著著更為氣勢的色風衣.

[首領——]
另一個銀色法的男人正準備解釋.”

[骸?是骸?!]
看著他詫異地看著我,手中的傘怔怔地掉落在水中,濺起了水花.水霧立刻散磨了他的身影.

我只是微笑地斜著頭,這個人,肯定和我有著很深地關係吧.我想.但是我絲毫不記得罷了.
[抱歉.我並不記得你是誰.]

[喂——你這人怎麼可以——]
那個銀髮男人帶著怒氣.

[你們先走吧.]
打斷了他的話,突然用命令的口氣.

看著銀髮的一大一小兩個人如此相似的背影進入了轎車,直到車駛地很遠,漸逝在雨中.
只剩下,兩個在雨中對面的人.

[吶.你……]欲開口.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認識我.]他低頭苦笑,很澀.[我…叫澤田綱吉.]

[彭格列?]皺著眉,脫口而出,意外的相合.
我看到了和那個男孩相似地睜大眼睛卻是滿滿的震驚和說不明的情欲.

[我只是認為這個詞很合你的名字而已.]用比先前更加惡劣的笑容回應他的反映,明顯的是他垂落的眼簾,看不見蘊含在眸中的思想.

咦?雨停了?伸手在空中晃一晃,只有雲角裸露出的金光落在手上.還有清脆的鳥叫聲停留在雨後寂靜的街道兩旁的樹梢上.

[骸?一起…去聊聊吧?]他不確定地叫著我的名字.
[六道骸.沒有變過的名字吧.]微笑.只不過沒有了記憶而已.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君の大好きな *天使が抱いた
この旋律 まどわくの畫布
大空へと ねえ…その風景畫
響け口風琴 綺麗かしら?

其れは(C’est)—— 綺麗な音…
風が運んだ… 唄うモニカ
淡い花卉… 鳥の囀り…
春の追想… 針は進んだ ……]


輕輕哼唱著,寧靜的聲音.
閉上雙眼,躺在被風吹徐的草地上,青色地因風發出西西簌簌的聲音.

那個叫澤田綱吉的男人屈膝做在身邊.
[骸…以前是我的愛人.]溫柔地對我笑.

[那麼…澤田,我又怎麼會在這裏呢?]
歌聲戛然停止,眯著眼.是的,我不過是故意這樣說的.

[叫我彭格烈吧……]
他沉默了,露出的神色讓我第一次覺得自己說錯了話.我斜著嘴角,瞇眼笑不似笑.

[吶.你有什麼話能說嗎?]毫不留情地用語言諷刺他.
忽然無法明白自己為什麼變得如此惡毒.

[我想他說不出什麼吧?]打破了一片寂靜.
[吶,恭彌你找到我了呀.]呵呵地笑.

[別給我老是鬧彆扭.]雲雀恭彌不爽地扯起坐在地上的我.
[恭彌的手勁還是這麼大呢.]

[雲雀學長……]
澤田綱吉輕叫出聲.略微的尷尬.

[哼.我不記得我們有什麼關係.幷且六道骸也和你沒有任何關係吧?]
我只是靜靜地看著澤田綱吉伸去打招呼的手停留在半空中, 然後被雲雀恭彌冷冷地拖離了這裏.在遠處,還是能看見駐留在那裏模糊的剪影.

我始終沒有插入他們之間.

這又關我什麼事了嗎?

我早已不記得以前的我是怎樣的.

以前的事情我一點也不記得了.

身軀剩下的只有空殼.那麼我又何必還要執著著,念念地不願意放手.

吶.我不過是一個在一群精神上患有疾病的人所居住的地方的零號病床的病人.

雲雀恭彌是我的主治醫生.
然而,其他的我什麼也不清楚.

我不過是個被遺忘了,甚至遺忘了自己的人.

還有,我一直忘了說呢.
我患的是精神分裂症.當然只是恭彌這麼說.我也無法確認真實性.
而我現在,
哼著小曲,正在拿著剪刀撕扯著一隻泰迪熊,愉快地剪著它的手臂,看著棉花蹦亂在每個縫中,塞滿了無眶的眼珠.心滿意足地微笑.


FIN
[2780]

01:50 | А。Reborn同人.OLD|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2769綱骸]十月℃秋未了―墜落(給雅)
2007/08/23(木)

===============================================================

風微蕭瑟,細碎的紫色花瓣在末秋凋零,殘敗,脆弱地欲墜,顫抖著展放最後的一刻.夜的蝶輕巧地停留在柔弱地花上,很靜地不被任何人打擾.形成再美不過地畫面.

他用纖長的手指尖端捏上帶有粉沫的翅膀,看著色的蝴蝶在手尖掙扎,莫明其妙地笑了.

刹那,蝶似乎即將被擰去翅膀,他放開了手,看著驚恐地飛遠的蝴蝶,不止地笑.



六道骸擰動古質的音樂盒的銀色匙紐,被帶動了的機關機械的聲音,一擰一擰,寧靜而清脆的音樂在古老的木盒子裏,從細小零碎然後逐漸擴展,渲染了白色的指尖.

澤田綱吉從背後握住他皙白的右手踝,親吻他頸間細膩的皮膚,吻膚之間是滿滿的暖意.

[彭格列.]六道骸轉過臉頰,順帶了掃動的長髮,看著在他的頸項低頭的人.

[骸每次都叫我彭格列,都不肯叫我綱吉.]澤田綱吉略帶不滿地嘀咕著.

[因為我覺得叫”彭格列”比較親切呀.]明顯聽見了澤田綱吉的話.六道骸笑著說.

[骸也從來不肯說你愛我.]用成熟的面孔說著小孩子賭氣一樣的話.澤田綱吉用牙齒在細嫩的膚劃過血色.

[到那個時候吧——]隨即的話被埋沒在他們含著菊色花香的口中.

秋的晚風卷起一絲涼氣,惹動了夜色下彌漫了輕靈的樂的霜白叢間.

六道骸斜眼一角,望見這個季節盈滿的月,如水光色,和獨有的涼意.




綿綿的秋雨,恍然若針.暗紅的楓葉被紮穿,根莖被刺透,摔落在稀釋的泥土上,層層堆起.

通往遠處的路,被漆刷地很很暗.

清脆地腳步在空蕩的廊間饗起,窗外的雨聲卻與之相輝映.

六道骸微探頭看,他知道是澤田綱吉回來了.

他平靜地看著,巴吉爾紅霞的臉,迎上澤田綱吉,親吻曾經和他親吻的唇.之後他們擁吻著消失在漆的門後.用木斷絕了原本相交的空氣.

六道骸托頜低頭,唇角的皺紋更濃烈.

[吶,彭格列你不是希望我叫你綱吉,說愛你嗎?我實現你的願望哦.]




雨後,意外的清涼,陽光閃耀在水露中.背後是深深的影.

[彭格列呢,陪我出去吧.]六道骸依在軟軟的沙發上.

[嗯,好阿.骸要去哪里?]澤田綱吉從樓上走下來.

[跟我來呦.]神秘笑著眨了眨眼,牽扯著澤田綱吉的手向門外的小路走.蝴蝶在色的從間經過.

[這些菊花竟然還開著.]澤田綱吉和六道骸站在盛滿了糾纏了紫色菊花的岸邊.水波蕩漾著清冷的光訴送著離別.

[很美吧.]六道骸微笑.猶如有毒的蘑那樣色彩艶麗,卻也令人永生難忘.[如果永遠都停留在這一瞬間多好呢.]

[是阿,如果停留在這一瞬間多好.]澤田綱吉呢喃.如果停留在這個季節,金色的秋季.

[我…一直希望如此.]很輕很輕,是六道骸的聲音.他走進澤田綱吉吻他,澤田綱吉回吻.

[所以,要一直停留在這個時候哦.]當他們鬆開,六道骸在澤田綱吉的耳畔平靜地笑著,手上地動作卻是乾淨俐落.

他猛然將澤田綱吉壓進了水中,澤田綱吉感到水的衝擊在臉上留下的刺痛,呼吸緊窒.水湧進了口腔,耳朵和鼻孔.仿佛無孔不入,無縫不鑽.他的耳幾乎能聽見水泡在水浪上瘋狂地粉碎,雙眼模糊只知道急驟加深的藍.他揮動四肢,只是徒勞.他覺得這一刻思想已經不受控制,如空氣一樣在不斷流失.[骸——]意識已盡.

[我好愛好愛你,綱吉.真的好愛好愛.]就如平常的枕邊語一樣柔和.

澤田綱吉沒有看見六道骸始終如一的那溫柔的笑容,甚至直到最後一刻.

癱軟的身體,在六道骸的手下,像水一樣要從手中流走一般.

六道骸送開了手,看著澤田綱吉從水中飄浮上來,平靜地躺在水面,表情如此安靜.青色的波紋在來回蕩漾.

六道骸抱著澤田綱吉走上岸.水在他們的衣角不斷下湧,不停一刻.

涼涼的西北風潮如湧似地,一波一波.急劇地加速水的蒸發,和寒冷的來襲.

[綱吉,你冷嗎?]低頭問著澤田綱吉,手中抱地更緊.

然後,六道骸抬起頭.他看見.

紫色的菊花,殘烈的色彩,枯黃,散碎,墜落.最後一片花瓣,在空中下墜的過程,也同樣在變化.落下的刹那化灰.

色的蝴蝶,在灰色之間,被扯斷的翅膀,撕裂的軀體.

[停住了呢,時間.]

抱著澤田綱吉的六道骸,深藍的發歡笑.

FIN


<1550字>

================================================



12:49 | А。Reborn同人.OLD|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次のページ >>
[ CALENDER ]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ENTRIES ]
[俺终于搬家鸟]
[真的是修羅期嗎?!]
[血色童话]血夜番Ⅰ
死亡
[Pieces]

[ ARCHIVES ]
2037年06月[1]
2020年08月[1]
2011年08月[1]
2009年05月[2]
2009年03月[2]
2009年01月[1]
2008年12月[2]
2008年11月[4]
2008年10月[5]
2008年09月[5]
2008年08月[12]
2008年07月[12]
2008年06月[3]
2008年05月[3]
2008年04月[6]
2008年02月[10]
2008年01月[2]
2007年12月[4]
2007年11月[1]
2007年10月[5]
2007年08月[12]

[ PROFILE ]

NAME : ゼロ.ラブ蝶
Petname.
Iro/[零]

Like.
懒觉.趴窝.漫画.动画.小說.游戏.
以及泛生出奇怪的文字.

Dislike.
拖泥带水.自私自利.自我中心的家伙们

Cp.
一切骸受.纲攻.云雀攻.Giotto攻.小正可攻可受.白兰暂且攻.y大叔受.山本受.
KID受.爸爸与博士互受.
[目前]伊万受!祖国总攻!以及无节操发展!

Character.
懒惰.变化多端可能.

[ COMMENTS ]
雅爺[04.06]
阿布[03.21]
Owner[03.15]
阿布[03.14]
桃子[12.12]
零[11.30]
道月[11.22]

[ TRACKBACKS ]

[ LINKS ]
[哥哥雅]苑囿。
[孩子小乙]寂 靜 嶺 無 聲
[爷爷雅人]☠BEDROOM☠
[思]梯子`拖鞋`西瓜大棚
[Tol] {The_North_Pole.}
[阿塔]輪回の翼
[墨]孤独感百分之Zero
[red]塵光流年
[琉珈]假如有天他回來
[阿翅]四月一日君尋之人格爆發度。
[然]花傷敗
[銀]『純紀年。』
[茶]殊 途 同 歸 。
[爪]夢里花
[fish]Alice 的 紅  桃 紙 牌 。
[阿魔]空しき骸の森
[桃子]Elysion&middot;Abyss
[泱泱]草齋
[阿布]044号惡魔
[雅]苑囿会。[鮮網]
[雅]葬我。[鮮網]
家庭教師同好推廣會.
妖精的尾巴中文推廣.
豆腐团
鲜网.
+Crucify Desire+
{7漫。}
晉江原創;网
密魯菲奧雷中心推廣站
輪囬六道[骸總受]
醉生夢死
☆翼の夢★舞の城☆聯盟
[APH國擬人推廣處]托尼的朋友
[APH]國擬人中文推廣聯盟LP
[APH本家大神 ]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APH日丸屋先生作品輪]きたゆめまにあ
[APH法英專用]F*E navi
[APH東亞輪(露中韓日)]台極東
[APH北國輪(露波立愛拉白烏)]Soviet Link

Powered By FC2
Designed By ASIA SEASON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